1. 
      
    2. 您現在的位置:游久網 >> 坦克世界 >> 周邊文化 >> 中國驕人戰績9人半小時擊毀美軍11輛坦克

      中國驕人戰績9人半小時擊毀美軍11輛坦克

      已跟帖 2016-10-31 作者:佚名 來源:網絡

        ——追記抗美援朝特等功臣雷保森

        □晚報記者胡智慧張麗麗景中原文/圖

        雷保森,河南上蔡縣人,1923年出生,2009年3月9日病逝,享年86歲。他是聞名全國的抗美援朝一級戰斗英雄、特等功臣。在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戰爭中,他出生入死,身體11處受傷,曾先后榮立三等功兩次、二等功一次、特等功一次。

        時間定格在2009年3月9日,原本很平常的一個日子,卻因一級戰斗英雄雷保森同志的離世變得不平常。這一天,不僅陪伴在雷保森身邊的親人在悲傷,而且駐馬店市上蔡縣的人民都在傷心難過,因為他們知道英雄一去再不能相見。

        在雷保森的追悼詞中,有這樣一句話概括了他光榮的一生:“雷保森同志一貫忠于黨、忠于人民,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斗的一生,艱苦奮斗的一生,是為黨和人民無私奉獻的一生。他是上蔡人民的驕傲,是全縣黨員干部學習的楷模。”

        是啊,在上蔡人民心中,雷保森是他們的驕傲。他,何以受到人們如此尊崇和愛戴呢?近日,記者懷著崇敬的心情來到雷保森的家鄉,走訪了他的親人和家鄉人,從他們的講述中還原了雷保森的傳奇一生,找到了這個問題的答案。

        不幸磨練他的意志

        7月22日大暑節氣,天氣異常悶熱,知了不停地鳴叫著。記者一行趕往上蔡縣蔡都鎮,找到了雷保森生前居住的那座老房子。那是一座老式四合院,雖然房子已經翻新過,但與周圍高高聳起的建筑物相比,仍然顯得古樸而幽靜。

        雷保森的小女兒雷紅梅接待了記者,說起父親的事跡,她顯得非常激動。“我為是他的女兒感到驕傲,父親是一個真正的英雄,他始終心系黨和國家,臨終前曾多次囑咐我們,一定要把他葬在烈士陵園,好與其他革命英雄做伴。”她說。

        據雷紅梅介紹,1923年,她父親出生在山東省考城縣(今河南蘭考縣)一個叫張毛的村子,她的爺爺叫李大個(名字不詳,“大個”為綽號)。在雷保森一歲多時,當地一個大地主的兒子糟蹋了雷保森的姑姑,他爺爺一氣之下砍死了那個惡棍,全家人不得不連夜各奔東西。

        當時,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雷保森的父母帶著他姐弟三人來到駐馬店市上蔡縣,投奔他的姨母家。然而,姨母家的日子也不好過,無法給他們更多的救濟。雷保森的父親只好領著全家人住在城南關的一個破廟里,靠給別人擔水維持一家人的生計。

        雷保森五歲的時候,有一天,他的父親在給一戶人家擔水時,不小心把人家的水缸碰爛了。本來就一貧如洗的他到哪里弄錢去賠人家?雷保森的父親一氣之下臥床不起,不久,在貧困交加和疾病的折磨下死去。

        雷保森的父親死后,支撐一家人生活的頂梁柱沒有了。為了活命,雷保森的母親含淚把12歲和10歲的女兒送給人家當童養媳。從此,破廟里只剩下5歲的雷保森和他的母親相依為命。苦命的娘兒倆白天外出乞討,夜晚就睡在破廟里,這樣的日子僅持續了一年。

        第二年,雷保森的母親因患病無錢醫治,撇下幼小的他撒手人寰。

        “我父親的童年非常不幸,每次他給我們講述時,都會默默地流淚。”雷紅梅說,她父親雷保森成孤兒后,便在上蔡縣南關街頭流浪。

        8歲那年,經人介紹,雷保森被城南的一戶雷姓的農民收養,從此改姓雷。

        雷家人雖然收養了雷保森,卻無法給他一個幸福的人生。在雷保森13歲那年,他就到當地的一戶地主家當長工了,干的是牛馬活,吃的是豬狗食。然而,雷保森并沒有絕望,他一直想走出這個困境。

        心懷大志投身革命

        1941年,雷保森17歲了,艱難的生活不但使他練出一副強壯的體格,也練出了他勤于思考的頭腦。在勞動間隙,他常想,我們窮人的命為什么都那么賤呢?命運會改變嗎?他急切地想尋找一條改變自己命運的路。

        那年春天,雷保森和本村的兩個伙伴經過多次商量,決定走出小村莊,到外面去闖世界。三人一路步行北上,風餐露宿,最終在鄭州落腳。到鄭州后的第二天,由于雷保森和兩個伙伴走散,為了糊口,他來到鄭州郊區幫一家姓侯的人家照看幾十畝果園。

        侯家在城里開了一個飯館,雷保森也常到飯館幫忙。他誠實、善良、勤快、能干,尤其是那機靈勁兒,被飯館附近的一個“掌鞋人”相中。“掌鞋人”有空就去找雷保森拉家常,問寒問暖,給他講一些他以前從沒聽過的道理。雷保森對這個“掌鞋人”特別佩服,覺得他不但和藹可親,而且腦子里的學問還特別多。

        雷保森在與“掌鞋人”的接觸中,漸漸地明白了為什么窮人受壓迫受剝削,地主老財為什么能騎在窮人頭上作威作福,勞苦大眾怎樣才能夠翻身做主人,自己掌握自己命運的道理。雷保森知道了世上還有共產黨,知道了只有共產黨才能夠救窮人,知道了“掌鞋人”就是共產黨的地下工作者。

        從此,雷保森不再抱怨命苦,他對以后的日子充滿了憧憬。他經常為“掌鞋人”送信,每次都能夠按照“掌鞋人”交代的地址準時把信送到,從沒誤過事兒。那時,他已經下定決心永遠跟著共產黨,打倒國民黨反動派和地主老財,解放受苦受難的勞苦大眾。

        1946年深秋的一天,“掌鞋人”從外面回來,神情緊張地對雷保森說:“你的身份可能暴露了,你必須馬上離開此地,到山東萊蕪去找黨的地方武裝。”雷保森簡單地收拾行李,懷揣著“掌鞋人”寫的介紹信,爬上一輛拉煤的火車離開了鄭州。

        火車跑了一天一夜才停下來。雷保森摸出車站后一問,才知道這個地方叫徐州。他一邊打聽著山東省萊蕪市的方向一邊向北走去。一個多月后,他終于來到萊蕪市,并找到了黨的地方武裝——南麻區小隊。

        1947年,南麻區小隊改為山東省黃河一大隊特務連。1948年春天,雷保森所在的一大隊特務連由地方武裝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6軍78師234團3營9連,他成了一名機槍手。這支部隊先后參加過淮海戰役、戰上海和抗美援朝等。

        雷保森在解放戰爭的各個戰場上,出生入死,奮勇殺敵,屢建功勛,曾多次榮立二、三等功,并被批準火線入黨。

        冷靜觀察耐心作戰

        在與記者聊天時,雷紅梅讓家人從書房里拿出一摞書,說這些書中都記載有父親的事跡。之后,她又小心翼翼地從其中一本書里拿出一張有些陳舊卻折疊得整整齊齊的紙,攤開來看竟然是雷寶森在抗美援朝時獲得特等功的榮譽證書。

        “我父親在朝鮮七峰山戰斗中帶領戰友炸毀敵人11輛坦克和1輛吉普車,因創立功績被記特等功一次,這是他一生中最為榮耀的事情。”手中拿著父親的榮譽證書,雷紅梅陷入了深深的回憶,話語中充滿了對父親的敬仰之情,仿佛父親就坐在她的面前。

        據雷紅梅介紹,1950年美國侵略朝鮮,并企圖以朝鮮為跳板侵略中國。為保衛剛誕生不久的共和國政權,中國人民志愿軍跨過鴨綠江,與朝鮮人民軍共同抗擊美軍侵略者。還沒有來得及洗去解放戰爭征塵的雷保森又隨部隊開進了朝鮮。

        1951年3月24日,雷保森奉命帶領四班9個戰士在七峰山下的299高地打阻擊。這個高地地形狹長,西側是清潭川,鐵路和公路沿河傍山從299高地的西坡穿過,由于修路基,山坡被劈成了一個3米多高、200米長的斷崖。公路從斷崖下通過,這條路是美軍機械化部隊迂回進攻七峰山的必經之路。

        雷保森和全班戰士堅守在戰壕里,觀察著前方。他們從24日進入阻擊陣地到27日早上,一直沒有見到美軍的蹤影。有些戰士沉不住氣了,認為敵人不會從此通過,怕撈不到仗打。雷保森要大家沉住氣,冷靜等待,要相信上級首長的判斷。

        27日10時左右,七峰山東邊響起了槍炮聲。然而299高地仍然沒有發現敵人的影兒。

        突然,從西邊也傳來激烈的槍炮聲。美三師從莘川河西岸迂回七峰山的左側,首先向兄弟部隊進攻。四班的戰士們眼巴巴地望著河西的戰斗,一個個摩拳擦掌。

        下午2時10分,西南方向傳來了隆隆的馬達聲,老遠就能看見揚起的塵土。戰士們的情緒頓時高漲起來。

        一輛、兩輛、三輛、四輛……十一輛、十二輛,另外還有輛吉普車,雷保森在心里默默地數著美軍開來的坦克。“都隱蔽起來,做好準備!”雷保森命令道。

        戰壕里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戰士們在此等候3天3夜的困乏和構筑工事的疲勞,一下子全沒了。為了打起仗來動作輕便,雷保森兩眼死盯著滾滾而來的坦克,動手脫下棉衣。坦克爬到距陣地50米遠的洋灰橋上,突然停了下來。領頭的那輛坦克的炮塔上,鉆出一個美軍,他用望遠鏡向299高地瞭望。

        雷保森不由得縮了縮身子,心里暗想:“可不要被發現啊!”不一會兒,美軍的坦克又開動起來。雷保森這才放心了。他小聲地命令機槍手:“坦克后邊有一百多名鬼子。火箭筒一響,你就瞄準猛烈射擊,不讓他們沖過洋灰橋。”

        鬼子的坦克繼續向前爬行。領頭的坦克拐過“S”形彎,很快就到了斷崖北頭,片刻工夫,敵人的坦克已全部進入伏擊圈。

        雷保森一看時機到了,向北頭的火箭手一揮手,一發火箭彈出了膛。第一輛坦克立馬就趴窩燃燒起來。后邊的坦克來不及剎車,就一輛頂著一輛緊擠在崖下邊不過200米長的地段上。緊緊地接著陣地南端的機槍也歡叫起來,把敵步兵壓在原地不敢動。

        “出擊!”雷保森一聲令下,兩個突擊組分頭向敵人坦克縱隊的南北兩端奔去。

        七峰山戰役英名揚

        講述到這里,雷紅梅拿出了一本名為《志愿軍贊》的書籍,讓記者看看里面關于七峰山戰役的文章。“在我心目中,父親是個大英雄,他在戰場上打仗一點也沒有畏懼心理。”她說。

        據雷紅梅介紹,雷保森下達了出擊命令后,自己沖到最前面。當他提著反坦克手雷沖到南頭的時候,敵人的第十二輛坦克已經飛快地退出好遠。第十一輛坦克剛要倒退逃走,就被雷保森投擲的一顆手雷擊中,“轟”的一聲坦克的履帶嘩啦啦斷落在地上。

        這時,雷保森又迅速把左手里攥的手雷遞到右手上,手一揚,手雷在第十輛坦克的鐵板上轟響了。雷保森覺得大地顫抖了一下,身子搖了搖。他定定神,模模糊糊看見坦克的天門蓋打開了。他順手從衣袋里掏出一顆手榴彈投過去。沒等彈皮落下,他又和戰友們向第九輛、第八輛坦克撲去……

        正當雷保森指揮全班戰士從南北兩頭一輛挨一輛往中間打得激烈的時候,他突然發現夾在坦克中間的那輛吉普車上的3個鬼子用手槍正在向他和戰友們射擊。

        “臥倒!”雷保森邊喊邊向身邊一輛已被炸毀的坦克的一側躲藏。“嗖”,他向敵人甩出一顆手榴彈。幾乎在同時,在崖上阻擊敵軍的戰友也向敵人扔去兩顆手榴彈。吉普車上的美軍被炸死。

        公路上硝煙彌漫,烈火升騰。守衛在崖上陣地里的機槍手以密集的火力把敵人的步兵壓制在水泥橋以南。這時,已退出伏擊圈的第十二輛坦克上的兩挺機槍朝公路橫掃過來。子彈在“鐵烏龜”殼上叭叭亂跳。雷保森一看情勢危急,擔心戰友有傷亡,立刻呼喊:“大家快撤回戰壕!”

        喊完,雷保森卻匍匐著身子,沿公路、鐵路之間的小溝,向第十二輛坦克爬去。

        雷保森越接近坦克,坦克上的機槍打得越密,像陣陣狂風從他頭上掠過。子彈射起的塵煙罩住了他,可他毫不理睬,繼續向前爬。當他爬到距敵人坦克有20多米遠的時候,他聽到嘩啦啦齒輪滾動的聲音,定睛細看,那輛重型坦克向后倒退了30多米。

        雷保森知道越接近坦克,坦克上的機槍火力死角越大。因此,雷保森更加迅速地向前爬去。他身后的地上留下了許多被子彈穿過的小孔,也留下了長長的、被他蹬起的鮮土垅。離坦克很近了,雷保森剛要投手雷,那“鐵烏龜”卻嘩啦嘩啦又倒退了。

        一條凸出的小土崗,橫在雷保森和坦克之間。坦克上的機槍嚴密封鎖著這個土崗,雷保森幾次想越過去都沒成功,他覺得自己像在蒸籠里被蒸,真想暴跳起來。他迅速將手榴彈用勁甩了出去,隨即躍起身子,想借煙幕撲上去。不料,“鐵烏龜”見有東西爆炸,向后退得更快、更急,然后掉轉頭逃跑了。

        經過浴血奮戰,雷保森和戰友們最終炸毀了敵人的11輛坦克和1輛吉普車,整個戰斗過程危險重重。記者在雷紅梅提供的《志愿軍贊》一書中看到,一篇名為《奮戰七峰山》的文章詳細描述了這一戰役,其中的一個片段讀起來讓人肅然起敬——

        雷保森幾次想跳起來撲上去,可是,鬼子的兩挺機槍死盯著他射擊。子彈打在哪兒,雷保森并不知道,可他曉得子彈打得很低,所以,他竭力向前爬。他心里在喊:"快,快,炸掉它!"他忘記了一切,死死盯著標有白五星的美國坦克。手臂和膝蓋被石子磨出了血,他不覺得疼,他只想爬快點、再快點。

        阻擊戰中跳崖重傷

        不到半個小時,全班9人共炸毀坦克11輛,吉普車1輛,且我軍無一傷亡。這是整個抗美援朝戰爭中步兵班反坦克戰斗戰績的最好紀錄,也是中國軍隊的一個之最,其紀錄迄今仍未被打破。

        由于這個模范戰例,雷保森所在的班被授予“反坦克英雄班”稱號,他被命名為“反坦克英雄班長”,記特等功一次,獲“一級戰斗英雄”稱號,還被朝鮮授予“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一級戰士”榮譽稱號。

        回憶到了這里,雷紅梅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她告訴記者,雖然父親帶領全班人員打贏了七峰山一戰,但是接下來就遭遇了瘋狂的報復,他本人也因此受了重傷。“直到去世時,我父親的肺部還有一個彈片沒有取出來。”雷紅梅傷感地說。

        雷保森等人炸毀敵人11輛坦克,1輛吉普車后的第二天,七峰山東側和西側的兄弟部隊奉命轉移了。美國侵略軍集中大約三萬人,從三面向七峰山發動了猛攻。戰斗激烈又緊張,鬼子的炮彈炸得草木紛飛,煙火遮蔽了藍天。

        此時,雷保森所在的連隊奉命留守阻擊。一陣暴雨般的機槍子彈,向他們所在的位置射來,啪啪的響聲,就像在頭頂上要把人的腦袋炸碎。雷保森意識到,這不是一挺機槍,有可能更多,他們只好匍匐前進。

        在敵人兇猛的火力下,雷保森的戰友們一個個倒下了,他們用盡最后一口氣,還在喊著“向前沖”的口號。剩下的同志踏著犧牲者的鮮血,把怒火發泄到了敵人身上,機槍打得沒有子彈了,他們就與敵人展開了短兵搏斗,手腳和石頭代替了槍彈。

        就這樣,雷保森所在的連隊冒著敵人猛烈的進攻,與對方反復爭奪陣地11次。雷保森帶領的四班戰士在與敵人的白刃戰中大部分英勇犧牲,只剩下雷保森和戰士周士武。身負重傷的雷保森在掩護周士武滑下山坡后,自己也跳下懸崖。

        “父親每次給我們講到這里時,總是愛重復著一句話,說:‘寧愿死也堅決不當俘虜’。”說到這里時,雷紅梅的聲音有些哽咽。她告訴記者,從小她就知道父親身上留有很多疤痕,身體也一直不太好,但是父親卻稱他從來沒有后悔過。

        戰后,雷保森所在的連隊認為雷保森必死無疑,并向上級匯報雷保森已經犧牲,且開了追悼會。連雷保森自己也抱定了必死的決心,但死神卻再次從他的身邊溜走。他在全身負傷11處的情況下被兩個朝鮮老鄉救起,送到野戰醫院,不久回國內治療。

        第二十六軍政治部委員李耀文將軍在為他記功時,想到了后來收復九連陣地時并沒有找到他的尸首,懷疑他有生還的可能,隨即在《人民日報》等多家新聞媒體刊發消息尋找,最后幾經周折才在河南省人民政府招待所里找到了他。

        此時,他在那里當了一名端茶水的招待員,從未向任何人提起過七峰山的英勇行為。

        英雄事跡代代相傳

        雷保森非常低調,他教育子女也要低調行事,但是這并不能就此抹去他的功勞。《志愿軍贊》一書中對他進行了詳細的描寫,《開國第一戰抗美援朝戰爭全景紀實》一書中講述了他的事跡,《中國人民解放軍英雄模范名錄》中收錄了他的信息……

        1957年,彭德懷元帥發來請柬,請已在海軍長山要塞任職的雷保森到北京參加國慶八周年觀禮,還專門為他舉行了簡樸而又熱烈的家宴。

        毛澤東在中南海家中款待了他和其他幾位志愿軍英雄,逐個詢問他們的傷情和工作情況。在合影留念時,毛澤東握著雷保森的手說:“你是志愿軍戰史上的自豪!”

        1992年,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簽署命令,授予年逾八旬的雷保森“勝利功勛榮譽勛章”。

        “我父親常說,他是一個逃荒要飯的窮孩子,是共產黨救了他,并給了他一切。在戰場上,他只是盡了一個普通士兵應盡的責任,黨和國家卻給了他很高的榮譽。”雷紅梅告訴記者,她父親傷殘不喪志,為了提高全民國防意識,他從部隊離休后經常深入部隊、學校作報告。

        據統計,雷保森返鄉40多年來,為全縣干部、職工、中小學生作國防教育演講860多場,累計聽眾超過50萬人。他先后與2000余名上蔡籍子弟兵保持軍地書信往來。200余名戰士在他的影響下入了黨、提了干。與300余名子弟兵成了忘年交,被鄉親們親切地稱為“家鄉首長”。

        雷保森的身體一直不太好,每次作報告都是強忍著疼痛,仍然講得激情澎湃。讓雷紅梅印象最深的是,她父親在77歲那年,一天之內連續做了兩場報告,在原上蔡師范學校引起很大反響。但是,從學校回到家里后,雷保森便大病了一場。

        雷紅梅的話讓記者想起在上蔡街頭發生的一幕:由于剛到上蔡時沒有找到雷保森的故居,記者便向附近的居民打聽,當他們聽說記者要采訪雷保森的英勇事跡時,紛紛豎起大拇指夸贊他是一個大英雄,說他是上蔡人民的驕傲。

        “只要是1976年前出生的土生土長的上蔡人,大都對雷保森的事跡知曉一些。”一位姓胡的上蔡人告訴記者,他在上小學的時候就聽過雷保森作的報告,知道他帶領全班9名戰士炸毀了敵人的11輛坦克1輛吉普車的英勇事跡。

        如今,雷保森已經去世7年了,但是人們卻從來沒有忘記他。每年的清明節,都有很多人專程趕往上蔡縣英雄廣場,祭奠這位不怕流血犧牲的大英雄。作為雷保森的女兒,雷紅梅在今年清明節祭奠之時,為父親寫了一首緬懷詩——

        至親已故七八年,清明時節倍思念。兒孫滿堂歸故里,不遠萬里來祭奠。陵園墓前一炷香,英雄父母好榜樣。革命精神永不忘,福澤家族生息旺。


      來吧!激活碼,全互聯網最大的游戲福利平臺,唯一微信號:u9newgame

      2
      天天鲁天天操天天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