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您現在的位置:游久網 >> 坦克世界 >> 玩家交流 >> 坦克學院:內戰 獻給我玩了四年的游戲

      坦克學院:內戰 獻給我玩了四年的游戲

      已跟帖 2017-02-13 作者:佚名 來源:網絡

        學院簡介

        不知何時,這個學院就矗立在北歐峽灣的空地上了(據傳是一位光頭所建23333),學院已經有十幾年的歷史了。學院對外宣傳免費學習各種射擊及格斗技巧,實際上都是用九級十級的姐姐們教七級八級的蘿莉。學院風氣很差,經常發生不和諧的事情。其中以AMX 13 75為首的混混組合最為著名,其姐姐AMX 13 90也是社會上著名的混混。

        學院分為三層

        第一層為五六級車學習的地方(代號“神圣天堂”),蘇系HT三姐妹稱霸的地方(KV-2,T-150,KV-1),在這一篇文中不會過多提及

        第二層是七八九級學習的地方,治安最亂(代號“烈焰戰場”被社會人士稱為“地獄”),經常需要出動城管大隊平息騷亂(由T-54,59組成)

        第三層為訓練場和十級導師休息的地方

        學校外圍有黑市,你只要有錢就可以買到質量很好的戰術配件。還有一個港口,據說海上有類似坦克娘的東西(不屬于坦克世界管轄范圍)當然,天上也會偶爾會飛過幾架執行巡邏任務的戰斗機(不屬于坦克世界管轄范圍)在坦克大陸,有戰艦和戰機的軍隊駐扎,以應對突發狀況。由坦克世界最高指揮部指揮行動,但實際上有自己的組織和領導,只是附屬于坦克世界,屬于國中之國。

        坦克大陸

        大陸大體成長方形,左岸接海,海的另一頭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只知道會不定時的運輸一些新居民過來。最高政府曾經下達過命令,要求戰艦的軍隊去偵察,但是她們的指揮官拒不執行,事情就這么不了了之。

        其余三個邊界有防線,據歷史記載,共發生過兩次大規模的入侵戰爭。離防線大概1公里之后是一片森林,望不到盡頭,進去的人,從來沒有回來過。那些入侵者,會從森林出現,然后會有組織的進行大規模戰爭。

        有人說:她們和我們并沒有多大區別,但是,她們好像失去了意識

        沒有參加戰爭的人半信半疑,因為戰線基本拉不到坦克大陸的腹地。

        她們就這么平靜的生活著,直到,有些人覺得平靜的已經過頭了。

        種族歧視

        由于最高政府由D系執政,所以她們有優越感。其中S系和D系矛盾最激烈。但是社會上流傳著系別歧視已經消失的傳言。

        (這里面可能涉及其余的我原創的東西,到時候再解釋)

        主要人物介紹

        IS (編號S-45)注:編號才是姓名,畢竟坦克世界有很多一樣的坦克

        學院學員,被其姐姐IS-3拉入學院,經常被1375欺負,常靠幾個好朋友(SU-100M1,E-25)解圍,后來成為七級房一霸。

        SU-100M1(編號S-100)

        學院學員,IS的好朋友,其100mm主炮是S系七級TD中最準的

        E-25(代號DE-52)

        學院學員,IS的好朋友,裝備75mm主(ji)炮(qiang),擁有極其恐怖的射速,一只蘿莉

        IS-3(編號S-46)

        學院管理層人員,在學院八級知名度最高,學校安全部主任,手上掌控著城管大隊的控制權,經常性失憶。

        Rhm·B·WT(編號D-01)

        又稱“萊茵金屬”原來是社會閑散人員,后來被強行招安,學院射擊導師之一,隱蔽逆天,經常披著殘破的迷彩斗篷教學。有兩門主炮,分別是128mm和150mm

        E50(編號DE-78)

        學院近身格斗導師之一,德意志CQC傳人,身上的撞擊裝甲為傳家寶

        E100(編號DE-100)

        重型坦克總導師,非常逗比,其課堂叫“E100教你如何正確擺姿勢”由于說話不考慮后果,經常被APCR和HEAT打臉。幾輛WZ111曾經放下狠話要找她單挑,實際上不了了之。

        虎式自行火炮(編號D-64)

        又稱“虎炮”“虎自走”經常吃巧克力或者棒棒糖戰斗,射界極小,在和S-51的決斗中獲勝,重振D系火炮雄風

        虎式(編號D-24)

        IS的死對頭,語言經常中傷IS,種族主義狂熱者。

        AMX 13 75(編號F-666)

        學院流氓,學點皮毛就到處鬧事,和其姐姐1390(編號F-999)經常里應外合挑事。

        IS-6(編號S-6)

        學院中最出名的——膽小,懼怕輕坦,特別是AMX ELC,戰斗中經常需要克服恐懼才能去扛線,在學院管理彈藥庫房。

        IV -WT(編號D-4)

        裝備長128,和萊茵曾是戰友,但沒有被證實。全學院最色氣的人。

        天蝎(無編號)

        ---信息無法讀取---

        第一章 入學

        第二次戰爭結束5年以后.......

        IS伸了個懶腰,從床上爬下來。她還沒睜眼就知道姐姐在做飯了——從廚房飄出來焦糊的氣味,然后就是姐姐IS-3的慘叫

        “啊啊啊,我的早餐!”

        IS打開房門,看著姐姐在廚房里跑來跑去

        “姐........我醒了”IS面無表情的看著飛奔的姐姐

        “哎呀呀,你醒了,早飯被我搞砸了,咱們出去吃吧”IS-3解下身上的圍裙

        “今天是我上學的日子呢.........”IS一邊刷牙一邊說

        “你說啥?”IS-3從門口探出頭來

        “沒有沒有,我再說早上到底要吃什么”IS臉上微笑著

        “哦.......”IS-3瞟了她一眼“快點洗漱吧,我去準備一下”

        .......

        IS從餐館走出來,身后跟著滿臉笑容的姐姐,IS一臉黑線的看了看姐姐

        我的姐姐咋就這么二呢?還是沒有變啊...........

        快到學校的時候,IS-3才想起來今天是新生報到的日子

        “IS,過來讓姐姐看看,今天是你報到的日子。裝甲,便當,主炮,行!都帶了,去吧,姐姐要去學生會一趟,一會再去找你”說完便匆匆忙忙的跑走了

        那什么拯救你,我的姐姐?

        IS用手捂住臉,嘆了口氣,理了理頭發,向學校走去

        去學校要路過港口,這個沒有名字的小港口,是全小鎮最熱鬧的地方。今天IS第一次看見了姐姐說的“海上的坦克”

        “原來是戰艦啊”IS喃喃道

        幾名少女站在水面上,護送著運輸船。IS繞過繁華的港口,來到了學校大門前,公告欄附近圍著一堆人,公告欄上張貼著分班情況

        兩名名少女離開了人群,看見了走過來的IS

        “笨蛋!我們和你一個班哦!記住了!5班!”

        IS知道,那是SU-100M1和E-25,自己小時候的玩伴。IS慢慢走進學院,望著學院殘破不堪的墻和墻下迎著陽光的綠樹,溫暖的清風吹過臉頰,IS深吸了一口氣。

        雖然破敗,但卻溫馨.......自己還要在這里學習三年。大多數學員臉上都洋溢著笑容,臉上還帶著稚氣的幾輛坦克被送進了第一層。其實,第一層就是個幼兒園吧,反正自己好像沒進去過。IS這么想。

        IS慢慢走近走進教室,100M1和E-25和她打了招呼

        “你果然不像你姐,沒那么健忘”100M1沖IS笑了笑

        IS笑了笑,說:“我都不知道她什么時候開始健忘的,也許不是遺傳吧”

        IS看了看四周,班上只來了她們三個,一臉呆萌的E-25正趴在講臺上看著她,頭頂的呆毛晃了晃

        門口閃過一道人影,IS警覺的看著門口

        門口走進一位身披銀灰色裝甲的少女,身后有一條老虎尾巴,她用冷漠的眼神看了看四周,甩了甩她銀白色的頭發

        “虎式....”IS喃喃道,她知道自己的死對頭來了。這輛坦克帶有嚴重的種族歧視,據說只有元首家族的坦克才有這種想法。還是有幾率........

        E-25從講臺上跑下來,向虎式要糖吃。虎式摸了摸E-25的頭,打開后備箱拿出一根棒棒糖塞進了E-25的嘴里

        “為啥D系的人都喜歡吃糖”IS問100M1“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們這邊酒鬼比較多,Y系那邊抽煙喝紅茶的比較多......”

        M系是不是喝可樂的人比較多,IS這么想著

        虎式還沒坐定,門口又沖進來一位。同樣是銀白色裝甲,不過她身后的128mm泛著銀光,身上的裝甲基本沒有,只遮住了重要部位

        “埃米爾(編號D-54)......據說俯角很好.......缺點就是裝甲太薄了”100M1望著那位瀟灑的少女說道

        等到大家都坐好,還沒看見老師的身影,倒是門外變得嘈雜起來,五位少女一起走出去,樓下的空地里聚著兩撥人

        一撥看起來像是新學員,另一撥為首的是一位身披深藍色裝甲的蘿莉,身后站著稍高一點點的女生,同樣是披著藍色裝甲,她們后面站著幾輛面露兇光的坦克。

        “AMX1375,這個學院著名的混混,估計又在欺負新生了”埃米爾說道

        “后面的是她姐姐”E-25補充道

        IS朝1375望去,她身上的裝甲也不多,但是她的主炮后面有一個碩大的彈夾。還沒等IS了解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一位身披迷彩斗篷的導師就出現在人群中央。她指著1375說了些什么,1375往地上碎了一口唾沫,對著那位導師吼了幾句,一臉不屑的離開了。只剩下一些新生看著她的背影,隨后散去。

        “那是誰?”IS問100M1“我也不清楚”100M1望著那位導師的身影,身上同樣沒有裝甲,但是她為什么能讓1375懼怕呢?

        這時,那位導師走上樓來,看見了站在走廊上的五個人,她拉了拉斗篷的頂端,遮住了眼睛,瞟了一眼IS,冷淡的說道:

        “滾回你們的教室”

        IS愣了一下,拉住100M1和E-25跑回了教室

        “奇怪的老師,對我們這么兇干什么”IS對一旁的E-25說道

        E-25一臉呆萌的看了看IS

        IS:“........”

        “因為我是你們五個的導師!”剛剛那位老師走了進來,把身后的兩門主炮重重的摔在講臺上

        一旁走神的虎式嚇得從椅子上摔了下來。腐朽的講臺晃了晃,居然穩定了下來。

        “虎,上課不要走神.....”那位老師冷冷的說道“還有E-25,上課不要吃糖”E-25默默地把糖收起來

        那位導師摘下斗篷,折好放在講臺上,開始自我介紹

        “我叫Rhm·B·WT,你們可以叫我萊茵或者萊茵金屬,我是你們的導師和學院的射擊導師。在學院,請大家遵守好校規........”

        萊茵看了看底下驚恐萬分的同學們

        “咱們班就五個人嗎?”

        “老師,目前看來是的”埃米爾回答道

        接著就是死一般的寂靜,可以聽到隔壁班在鬧騰

        萊茵走出了教室,過了一會兒,隔壁班也安靜了

        IS咽了下口水。萊茵走了回來,沉默了一會,說:

        “現在我來和你們講一下學校的安排,第一,嚴格遵守校規,否則會有驚喜在等你。第二,嚴格遵守導師的命令,過幾天我們要練習實彈射擊,不遵守我的命令報廢了不關我事”說到這,萊茵冷笑了下,然后恢復原狀“第三,不要在學院惹是生非,有問題及時報告給我或者其他老師。第四,沒我的批準不得進入第一層學院,也不能進入訓練場。大家聽明白了嗎?”萊茵豎起四根手指

        “明白!”五個人一起回答道

        萊茵又露出了她的可怕笑容

        “我很滿意你們,哈哈”

        一旁的E-25在瑟瑟發抖

        “虎,你是班長,管好其他人。IS,你是副班長,協助虎式管理,你們倆明白了嗎?”萊茵走下講臺,拍了拍虎式的肩膀

        “明白!”虎式的目光快速掃了一眼IS

        “現在我發一下課程表,咱們班有三輛TD和兩輛HT,你們的課程不一樣,到時候有別的導師分開教你們技術,我只是教你們理論基礎”

        萊茵從腰上的包里拿出五張單子,下發給每一個同學,分發的時候,IS不小心碰到了萊茵的手

        那是一雙沒有血色,冰冷的雙手......

        萊茵重新穿上斗篷,背上兩門主炮,在離開教室的時候說了句

        “放學”

        ........

        此時才是中午,太陽炙烤著大地。今天IS才發現,自己對這個世界是有多么的無知,自己又是多么的無力......

        IS嘆了口氣,自己還是個啥都沒見過的小毛孩。

        “我回來了”IS打開家門

        “哎呀呀,我的小IS回來了,餓了吧。順便和姐姐說說你們的老師同學是誰啊”IS-3拉出椅子,把IS按在椅子上

        “姐姐,你說來找我也沒有來啊”IS一臉懵逼的看著姐姐,

        “哎呀呀,姐姐給忘了”IS-3一拍腦門

        IS搖了搖頭,嘆了口氣,看著面前的菜

        “哎.....同學是100M1,E-25,虎式和埃米爾”

        “不錯嘛,都是些你值得學習的人.......哦,還有湯,我給你盛來。你們老師是誰啊”

        IS愣了一會

        低聲說道:“萊茵老師”

        IS-3盛湯的手抖了一下,然后迅速恢復原狀。雖然只有那么幾秒,但是還是被眼尖的IS看見了

        等到姐姐把碗放在她面前時,IS開口了

        “你知道她的故事嗎?”

        IS-3嘆了口氣,說:“先吃飯,晚上再和你慢慢講”

        第二章 獨狼

        下午,陽光透過窗戶照到墻上,把墻上印上一片橘紅。云彩開始聚集起來,天開始變成可怕的紅色。

        “萊茵是個古怪的人”IS-3把一杯水放在IS前面,IS從未見過姐姐如此認真過,畢竟,姐姐的短暫性失憶總是可以讓她笑看人生,但是關于老事情她好像記得非常清楚

        “這事,要從5年前講起”

        “第二次戰爭?”IS臉上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IS-3示意她安靜

        五年前,IS-3還是個學員,學校的風氣很好,大家都認真訓練。當時的局勢很復雜,邊疆有很多人入侵。IS-3只知道學院的人稱他們為魔鬼。一天,一支軍隊到學校招收應屆畢業生,IS-3報了名,當時IS-3看見的萊茵還是個小孩,一臉的天真........

        沒到軍隊幾天我們就上了戰場,那時可不是現在的模擬戰斗,我們需要直面死亡,報廢可不是鬧著玩的........第一天,我們損失了幾名同學........奪回了一個陣地,當晚清點人數時,我們發現萊茵不見了,在尋找無果后,我們把她登記為失蹤

        “姐,‘魔鬼’是什么樣的”IS問

        “這個........以后你就知道了”IS-3警覺了一下“現在沒辦法跟你講,我忘了”

        過了幾天,我們在一個山洞里找到了萊茵,當時她幾天沒睡,洞口躺滿了“魔鬼”的尸體。她的主炮因為連續射擊而扭曲變形。我們慌忙把她送到了醫療站,最終得出結果只是受到了驚嚇,但是,我們感覺萊茵好像變了。雖然說是受到驚嚇,但是醫療站還是讓她回到了后方........那年冬天,我們追趕撤退的“魔鬼”到了一片森林,在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們中了埋伏,我和其他五個人殺了出去,到了一片平原。當時剛下完雪,我們走路深一腳淺一腳的,不敢開車燈,怕被發現。我們走了很久,看見前方有一座村莊,但是我們遭遇了一支“魔鬼”小隊,我負了傷,腦袋上被擊中了一炮,沒擊穿,但是強烈的沖擊波還是讓我倒地了,于是我就變成了現在這個記性。我只記得我艱難的爬起來向一只魔鬼射擊的時候,卻發現它也用主炮指著我....”

        “等等,姐姐,難道........”IS雙手撐在桌子上,顯得很激動

        “沒錯......就是你想的那樣,謠言是真的”IS-3喝了口水,微微嘆了口氣

        “正當我以為我死了的時候,魔鬼卻倒下了,我自己卻因為失血過多暈倒了。我在閉上眼睛之前,看見了萊茵,她披著斗篷,拿著的不再是那門150mm,而是多了一門128mm.....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身在后方,后來我知道,當時只有我活了下來........

        醒來第二天之后,大戰結束了。我得到了一份穩定的工作,就是現在的學生會長,雖然我已經不是學生了......

        在學院的日子總是很快,第二年,我找到了萊茵。在全鎮的公告欄上,萊茵被通緝著。她手上有5個人頭。我在傷心之余,你來了,當時你還替我抹去眼淚,說:‘姐姐,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鎮上的執法隊組建了搜捕組,在全坦克世界范圍內搜捕通緝犯。但是萊茵遲遲不落網,上頭急了,宣布提供有效線索者有5000金幣的獎勵。當日,萊茵自首了。她當時披著她那破爛不堪的斗篷,兩門主炮放在地上,幾輛T-54拿主炮指著她,她驚訝的看著我。

        就這樣,萊茵重回大家的視野,改過自新后成了你們的導師

        后來我知道,萊茵在被調回后方后偷偷跑回了前線,和游擊隊一起作戰,只是沒人認識她,還繳獲了一門128mm的炮,由于任何人都不知道她是哪個部隊的,所以士兵們私底下叫她“獨狼”由于行動不收限制,養成了她隨便的性格。大戰結束后,她在街頭偶遇幾個想找茬的F系混混,她一個人解決了五個人,但是炮聲驚動了執法隊,后來她實在受不了自己的罪惡,自首了,被強行招安到了學校,雖然是射擊導師,但實際上是執法隊的骨干....”

        “哦........”IS盯著姐姐,她從來沒有聽姐姐講過她的歷史

        “我和你說這么多,就是讓你知道,萊茵她,不是好惹的,對她好一點......”IS-3把頭扭到一邊,眼神開始迷離起來,咬了咬嘴唇。

        “行了,睡覺吧,明天還要上學呢”IS-3扭過頭來,對著IS說著

        夜深了,IS向窗外望去,從窗戶可以直接看見學校的屋頂,鐘樓的尖頂上的琉璃瓦反射著月光

        她看見一個黑色的剪影在房頂上,和她一樣,望向皎潔的月亮........

        “萊茵......”IS喃喃道,翻個身,睡著了

        第三章 敵對關系

        烏云密布的早晨,沒有陽光,只有風在呼呼的吹著。IS一個人在街上緩緩前行,大街上冷冷清清,IS抬頭看了看天空

        “要下大雨了呢”

        說罷,理了理被風吹亂的頭發,繼續前行

        .......

        IS是第二個到班級的,第一個是虎式,虎式用冷冷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把頭擰了過去。IS從她的眼神中讀到了敵意。IS努力不去想這件事,把頭轉向窗外

        一道閃電劃過漆黑的天空

        她受系別歧視的影響還真不小,她們不是說過系別歧視已經不復存在了嗎,為什么.....IS想著

        100M1和E25進了教室,100M1和IS打了招呼,IS招了招手,然后蹲下把一根棒棒糖塞進了E25的嘴里,拍了拍E25的頭。E25還好,雖然她的話不多......

        萊茵和埃米爾一起進了教室,看見正在吃糖的E25,萊茵把手拍在了臉上

        “哎.......我說過什么”萊茵看了看E25

        和往常一樣,萊茵把她的兩門主炮摔在了講臺上,看了看窗外的天氣

        “今天,我們去訓練場熟悉裝備,順便練習射擊”萊茵把手撐在講臺上說道

        “什么!就這種鬼天氣?”五個人長大了嘴巴

        “出去列隊,沒什么商量的,難道下雨天就不打仗了嗎!”萊茵的語氣很強硬

        同學們沒有辦法,只得乖乖排隊。萊茵拿起主炮,走了出去。

        “跑步走!”

        “等等........老師,咱們不是有履帶嗎,為什么還要跑?”IS停了下來

        “一會我會告訴你”萊茵笑了笑

        .......

        雨開始下了,訓練場崎嶇不平的地面上開始變得泥濘且崎嶇不平

        雨打在IS的臉上,又濕又冷,視線也被雨水模糊,大家沉默不語,只有虎式時不時的看她幾眼

        一隊人深一腳淺一腳的跑著,跑到了一個簡陋的棚子下

        “停止前進!”萊茵轉過身,白色的長發已經在滴水

        “在這等著,我去拿裝備”萊茵脫下斗篷“IS,幫我拿著。虎,和我來”說罷,兩人又跑進了雨中。只剩下四個人站在風中搖搖欲墜的棚子下,無聊的看著雨。不一會,兩個黑影從雨中跑過來,每個人手中提著兩個箱子。

        “原地坐下,把主炮放在旁邊,現在開始上課”萊茵打開了一個箱子,拿出五個芯片,一一對應發個每個人

        “每個人有兩種形態,第一種就是你們這種正常形態,方便移動和做事情,但是不能進行戰斗。第二種就是戰斗形態,把這個芯片,插進你們的手部裝甲的卡槽,便可以激活”

        IS把他插進了卡槽,眼前彈出一個淡藍色透明屏幕,上身的部分裝甲開始展開,逐漸覆蓋到全身,但是有些薄弱部位還是沒有覆蓋到,隨后腿部裝甲側面面彈出一條履帶

        “戰斗狀態準備完畢,你就可以射擊了,每個人,也就是每輛坦克的裝甲厚度不一樣,裝甲也就不一樣,比如我雖然進入了戰斗狀態,身上也沒有什么裝甲.....”

        IS看了看萊茵,身上的裝甲都沒到一半,果然是個大脆皮啊

        “至于剛剛IS說的履帶,我們前進分為兩種,一種利用履帶前進,速度快,但是會受地形影響,另一種就是跑,嚴重消耗體力,但是不會受地形影響,要開啟履帶的話......抖一下腳就行了”IS點了點頭

        “接下來就是炮彈了,每輛坦克的炮彈種類都差不多,分為AP,APCR,HEAT,HE,還有英系獨有的HESH碎甲彈,APCR,HEAT我們統稱為金幣彈,這種彈藥一般是軍隊標配,我們是拿不到的”萊茵打開箱子,拿出三種芯片

        “綠色的,教練彈。灰色的,實彈。黑色的,金幣彈。”萊茵看了看同學們,目光都集中在她手上的黑色和灰色芯片上,萊茵頓了頓,說:“這是空的,不要打他們的主意”她把這些東西收起來,從箱子里拿出五個綠色芯片,發個每個人“這是教練彈,你們把它插在主炮的卡槽上,你們也可以看見還有其他卡槽,那是裝備配件的,現在我們不需要。射擊的時候注意彈藥有限,不要胡亂射擊。炮彈的形態用數據存儲,用某種系統導出實體化,但是儲存能力有限.......不說這么多,你們目前不需要了解,開始射擊吧”萊茵拿起主炮,又轉過頭說道

        等到大家都把芯片插到了主炮后面,萊茵發話了

        “全體起立!去靶區!跑步走!”

        IS望了望絲毫未減的雨勢,無奈的嘆了口氣

        .......

        雨聲摻雜著雷聲,萊茵發布命令只能靠吼。IS望著遠方模糊的靶子,心里突然沒了低

        “我們射擊,一般就兩個姿勢!一,蹲姿,這樣射擊可以獲得最大的對敵方來襲炮彈的跳彈效果!二,站姿!這樣射擊可以獲得最大的射擊精度!HT我推薦蹲姿,TD我推薦站姿!”

        萊茵演示了兩種射擊方式

        “虎式,你第一個!”

        虎式蹲在滿是泥巴的場地上,萊茵站在她旁邊

        一道閃電照亮了整個天空,虎式開炮了

        “轟!”炮聲響徹了整個訓練場

        “好!正中靶心!”說這話的萊茵頭也不回

        等等,萊茵的眼睛是有多好,這都看得見?IS看了看萊茵,她叉著腰,望向遠處的靶子,左眼的屏幕有幾條數據彈出

        “IS,該你了”萊茵看了看正在看她的IS

        IS蹲了下來,她的膝蓋感受著雨水的寒冷,她打了個寒顫

        被風吹散的雨嚴重干擾了IS的視線,手指上的裝甲讓她的手指感受不到扳機的微弱反應,在雨中她只能隱約的看見靶心,在靶心突然出現的那一剎那,她扣動了扳機

        “偏離目標十米!向左修正五度!”

        “真垃圾......”虎式笑了笑

        “虎!閉嘴!”萊茵的聲音像疾風一樣略過IS的耳朵

        IS被這么一說,嘴角抽搐了一下,大致瞄準了下甩手就是一炮

        萊茵愣了一會,用她冷冰冰的眼神看了虎式一眼,虎式把頭擰了回去

        “不要著急.....我給你示范一下”

        萊茵從背后掏出150mm,從地上拔了一根草,放在嘴里,蹲姿,開炮,正中靶心

        “要了解風的力量,炮彈是會受風的影響的,射擊時候注意主炮上面的瞄準鏡的面板,上面有準星”

        IS點了點頭,重新調整好心情,蹲下

        “感受風的力量.......”IS對自己說道

        在正確的判斷風向之后,IS開炮了

        “還是偏了一點點.....不過S系的炮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萊茵滿意的點了點頭

        ......

        等每個人都射擊了一遍之后,萊茵才讓幾個人休息

        “今天的學習就到這里,今天以后,你們會跟著各個類型的導師學習專業技能,我希望再看見你們的時候,你們可以擊敗我”萊茵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這時候,雨停了,陽光重新照耀著大地

        “大家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學校導師開會,你們有一天的假。”

        “好!”

        .......

        姐姐總是比IS先到家,因為學生會沒有什么事情

        “IS,你回來了,身上這么臟,還不去清理一下”

        “姐,我想問你一件事。虎式為什么回用帶有敵意的眼光看著我”IS站在門口,身上滴著水

        IS-3不說話,笑了笑,說:“那種東西還是會存在的”

        希望一切都會好起來吧。

        補充篇① 山

        昨天下的那場雨,洗刷了北歐峽灣的一切,房頂上的瓦片閃耀著,被陽光染成一片金黃。IS背起行囊,從家門口望向北歐峽灣的山頂。

        “真是一個爬山的好日子”

        走在北歐峽灣熙熙攘攘的早市上,聽著各處的叫賣聲,IS向每一個熟悉的人問著早安。

        “IS,這么早去干啥啊”包子鋪的WZ131問道

        “啊.....去爬山”IS望著她那灰色的長發,和她頭上的八字發型

        “據說這是C系家族的......”

        “你說啥?”131從蒸籠的散發的大量蒸汽中探出頭來

        “啊,沒什么,你忙你的吧,我要走了”

        “那再見了~路上注意安全”131沖她揮了揮手

        “恩”

        IS走到一個巷子口,突然想起了什么。開始向這個巷子里走去。

        巷子里是幾戶人家和一個店鋪,門上都貼著福字,兩邊貼著紅色的對聯。IS走進店鋪

        一輛WZ111-IV正坐在店里打著算盤,商店里的空氣中散發著各種藥材的香氣。

        111抬頭看了看IS,用她的平穩腔調說道:“IS,要去爬山?”

        “是的,走到一半突然想起要給姐姐帶藥”

        “哦哦,這事我也給忘了,你等一下”111掀開門簾,走進了里面的房間。沒過一會,她拿著一袋散發著清香的藥包出來了。

        “你姐姐的病還沒好?”

        “老樣子”IS雙手接過藥包,放進自己的背包里

        111目送IS離去,重新打起了她的算盤

        “嗒.....嗒嗒.....嗒”

        ..........

        IS來到了山腳下,面前是一條曲折的石階,一旁,溪水緩緩流下。IS邁步,向山上走去。溪水反射著從枝干的縫隙中投下的斑駁光影,幾只麻雀在枝頭躍動,一陣風吹過,樹林發出好聽的“沙沙”聲。石階一直很平緩,半天時間,IS就爬到了半山腰。山底下的城鎮能看的一清二楚,遠處是波光粼粼的大海,IS坐在溪水旁的一塊石頭上休息,雖然自己身上沒有戰斗狀態那樣厚重的裝甲,但是負重還是很多的。

        IS試著脫下腿上的裝甲,最后還是放棄了,她根本無法挪動這個裝甲。她無奈的嘆了口氣,跳下石頭,往山頂走去。

        雖是正午,但是石階大多都在樹林里,所以IS并沒有感到有多熱。倒是樹上的蟬開始不耐煩的叫起來了,IS用溪水洗了把臉,繼續向前走去。

        傍晚的時候,IS爬到了山頂,往山下望去,滿城燈火。她坐在山頂一個小廣場的石椅上,望向星空,可以清楚的看見北斗七星,天蝎座和一些別的星座。港口方向傳出一聲悠長的汽笛,IS估計是補給船靠岸了。不知道從哪里吹出了笛聲,隨著風飄到了山頂,IS閉上眼睛。

        自己,仿佛在茫茫星空.....

        身邊是天蝎座

        “為什么會是這個星座?”

        正當IS奇怪之時,她發現天蝎座開始慢慢被火焰吞噬

        直到IS的眼睛里除了火什么都看不見。

        她從夢中驚醒,發現已經過了1個小時

        驚恐之中,IS緩緩向山下走去。

        這個夢境,在指引我干什么?

        第四章 致命毒液

        窗外傳來幾聲鳥鳴,IS伸了伸懶腰,昨天的疲乏還沒有完全消除。推開窗戶。窗臺上的花沾滿了昨夜的露水,清風拂過,吹動了IS窗邊的風鈴。

        今天一定是個好日子。應該吧.......IS又想到了虎式的臉,那張布滿惡意的臉。還有,那個夢...

        萊茵站在講臺上,看了看同學們,清了清嗓子

        “咳咳,今天我們要去集訓,順便認識一下你們以后的導師”萊茵把帽子往下拉了拉,蓋住眼睛。

        “TD們注意點,小心四運”萊茵小聲說道

        “老師,您為什么這樣說?”埃米爾好奇的問

        “這個.......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萊茵蒼白的臉上泛起了幾點紅暈“現在馬上去外面排隊,目標訓練場,我希望我們班是第一個到的!”

        訓練場上空無一人,一隊人跑到了升旗臺底下站著。走廊上緩步走來一個人,穿著整齊的美國軍服,帶著頭盔,頭盔上有五顆白色的星星。她走到了升旗臺上,快速的瞟了一眼萊茵,隨后在升旗臺上徘徊著

        這時候,別的班級才跑過來,導師也才一個接一個的出現。待到最后一個班級就位,已經是15分鐘過去了。整頓好秩序以后,那位看起來像將軍的人走向前

        她環視操場一周,才緩緩開口

        “我,是本校的校長,巴頓將軍。看到這么多人,我很是高興。我希望大家不要忘記自己來這里的初衷是什么,到了畢業的時候,我希望各位都能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現在,我介紹一下本校的專業導師”

        萊茵拉了拉帽子,和其他老師一起走了上去

        “E100,HT專業導師。140/62A,MT專業導師,征服者GC,SPG專業導師,62式,LT專業導師,263工程/E100坦克殲擊車,TD專業導師。還有一些助教,我就不一一介紹了”

        接下來是各個技術的導師

        “Rhm·B·WT,射擊導師。E50,撞擊導師。VK4502(P)B,防御導師。E100WT,爆發導師。261工程,火炮刺刀導師。62式,兼任偵查導師。”

        巴頓的話音剛落,下面就炸開了鍋

        “安靜!”巴頓喊道。全場愣了一會,隨后恢復了安靜

        “現在聽我口令!目標馬利儒夫卡,5公里越野跑,全員進入戰斗狀態,不得使用履帶!”

        IS嘆了口氣,果然像老師說道那樣,很累呢,隨后把芯片插入手臂。

        等到全員進入戰斗狀態時,巴頓卻沒有發令,她只是瞇起眼睛,向訓練場的另一邊看去。

        全場靜的連一根針掉到地上都聽到,IS的耳朵里傳出“咻咻”的聲音

        我的耳朵出問題了嗎?

        隨著聲音越來越大,每個人都聽見了。一開始,大家以為那是天空上的戰斗機飛過的聲音,但是,巴頓臉上掠過一絲緊張和不安

        “散開!臥倒!”巴頓一個側翻滾滾到了升旗臺后面,其他人也慌忙散開。IS還在找地方隱蔽的時候,炮彈在她身后不遠處炸開了。氣浪把她掀了個底朝天,重重的砸向地面........

        眼前是一片黑暗,耳朵里只傳出了自己的心跳聲.......但隨后恢復了,IS吐掉嘴里的土,映入眼簾的是混亂,透過慌亂的人群,IS看到,遠處一群人正向他們沖過來。一聲炮聲過后,遠處的一位學員被擊中,她的身體被沖擊波砸在了墻上,煙塵散去,身體卻毫發無損,但是她無神眼睛卻告訴IS,她已經死了.........

        自己的腦子已經完全混亂,心臟狂跳不止。

        我,應該做什么,我應該去哪?

        IS癱坐在地上,人們從她身旁跑過,雙腿已經毫無知覺。又是一聲炮響

        在那一刻,她感覺到了死亡的恐懼

        死亡的不是她,炮彈在入侵者那邊炸響,從火光中飛出幾個人影,重重的落到地上,再也不動了..........

        反擊開始了

        一個人把她抱起來,快速狂奔

        IS認出了那張臉,是E50的。

        E50把她放在了掩體后面,隨后飛奔進訓練場。炮聲越來越密集,雙方展開激烈的交火。這時,她想到了姐姐。她開始向學生處狂奔,幾顆炮彈在她身后炸響,但是都沒有擊中,隱約中她好像聽見有人叫她,但是回頭看并沒有人。她帶著滿身煙塵,她沖進了姐姐的辦公室。

        辦公室空無一人

        “姐姐.......”IS眼眶突然紅了

        身后竄出一個人,IS回頭一看

        “姐姐!”

        IS抱住了IS-3“沒事就好,援軍快到了,很抱歉,讓你這么早就看見了戰爭”

        IS沉思了一會,自己已經這么大了,是不是也要挑起保護姐姐的擔子呢?

        “姐,我要參加”IS拉住姐姐的手臂

        “不,絕對不行,你還太年輕”IS-3緊緊地抱住了妹妹

        “可是,那么多入侵者,老師們能打得完嗎?我想保護同學們!”

        “你放心”

        “可是我想去啊”

        IS-3不說話,親了一下妹妹的額頭,離開了

        IS站在門口,她想起來,學校軍火庫的管理者是IS-6,她很膽小,自然不會去參戰,去偷彈藥就行了。

        剛剛走出門口,地上堂堂正正的放著一張芯片,正是IS主炮適合的芯片。IS看了看四周,IS-6匆忙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處

        這么不小心啊,謝咯

        等到IS找好狙擊位置,入侵者已經打到訓練場一半的位置了

        IS這才發現,入侵者個個都穿著黑色的斗篷,手中拿著各式各樣的主炮

        她們突然停了下來,趴在地上,隨后又是一陣狂轟濫炸。

        IS所在的樓層微微晃動,她把頭探出窗口,觀察形式,在確定沒有人注意她以后,她開炮了,雖然控制不住自己顫抖的雙手,但炮彈擊中了一個倒霉蛋的后背,火光過后她不動了,死死的趴在地上,停止了呼吸。在幾次連續射擊得手后,入侵者終于發現了她,隨即開始射擊。IS迅速跑開,跑到學校頂層,觀察敵人的動向。

        入侵者的隊伍很混亂,但是能看見一個帶頭的,也穿著斗篷。這時,一個炮彈在她附近炸響,掀開了她的斗篷,露出一條金屬的尾巴,反射著刺眼的陽光

        這尾巴,只有天蝎才有.....

        IS瞬間僵在那里,她回憶起了那個夢境。天蝎座,火光......指的就是這個嗎?

        這時,雙方已經展開白刃戰,SPG導師紛紛抽出自己的刺刀,上去格斗,IS看見一個敵人被一輛212工程的錘子擊中,身上的裝甲飛出去幾塊,倒在地上。往近處看去,E50在一段加速沖刺后撞向一個人。那個人瞬間飛出去10米,飛進了一個教室。

        但是,IS看見了更血腥的一幕

        天蝎用她的尾巴,刺穿了一名導師的胸膛

        IS蓋住了眼睛

        那只尾巴上,沾滿著鮮血和毒液,凡是被劃傷的人,只有死路一條....

        校門口傳出亂七八糟的步伐聲和炮聲

        “狼群”來了

        由一輛IS-7帶頭,幾十輛T-54和T-44沖入戰場,入侵者發現形式不妙,開始撤離,幾個跑得慢的被密集的炮彈擊中倒在了地上,直到確認她們不會回來的時候,治安隊員才離開

        此時已經是中午,訓練場上各處散落著尸體和炮彈坑。

        學校損失了不少導師,但是萊茵沒事,姐姐也沒事。校長巴頓的身上依然干凈,E100的身上多了幾道劃痕,E50的手上沾滿了敵人的鮮血。但是,十幾名學生還是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她們大多數被天蝎的尾巴劃傷了

        IS坐在升旗臺上,身旁坐著100M1和E25,虎式和埃米爾去幫忙了

        “E25,你說,這樣動亂的日子還會持續下去嗎”

        “我不知道哎,但是我希望和平,能和你們在一起就行了”

        IS笑了笑,她知道,和平結束了,接下來,便是永無止境的戰爭,那個夢,大概就是提醒她要多多注意吧。

        第五章 死亡解藥&帝國鐵騎

        錫默爾斯多夫

        IS站在火車站旁邊,身邊站滿了圍觀的人群,許多人對昨天的事情議論紛紛。IS不去理會她們,默默注視著一具一具的尸體被抬上火車。這列火車,不知道去向何處,反正IS知道,那地方,能給她們永遠的歸宿。

        IS撥開人群,離開了火車站。

        學校醫務室

        病床上躺著好些受傷的學生,大多都已經睡去。月光悄然灑進房間,有許多人,在這樣安詳的夜晚,永遠停止了呼吸........

        門悄悄的被打開,幾個尚未進入夢鄉的人抬頭看了看,又靜靜地躺下

        萊茵關上門,房間再一次恢復了寂靜

        “老師,他們會死嗎?”IS拉住正要離開的萊茵

        “這是肯定的”

        .......

        “他們唯一的解藥,是死亡”萊茵甩開IS的手,消失在漆黑的走廊。

        ........

        校長辦公室

        巴頓坐在椅子后面,門被打開了

        “巴頓將軍,國防軍的人來了”

        巴頓從椅子上坐起來,向那個人點了點頭。那個人往后面招了招手,走進來三個黑影。第一個進來的人向巴頓伸出了手。

        “你好巴頓將軍,我是此次行動的負責人,豹一。這位是我的副手,虎王。那位是本分隊的隊長,獵豹88L/71”

        巴頓和她們一一握手

        “這次麻煩你們了,事情的真相情報局已經在查了,坐,我和你們說說學校的情況”

        那夜,校長辦公室的燈徹夜未熄

        第二天的黎明,學校的防御部署已經完畢,校門口站著兩輛百夫長AX,學校頂樓隨時可以看見拿著望遠鏡觀察四周的國防軍

        “今天,好多人來晚了呢,看來昨天的確驚動了政府.......”IS把E25摟在懷里

        “至少大家都沒事”

        萊茵和往常一樣,至少IS從她的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今天,一位新同學來到我們班。她的導師犧牲了,我希望大家不要老是提昨天發生的事。”

        門口緩緩走進一個人,走上講臺。從她的打扮來看,這是一輛Y系坦克,那輛坦克不緊不慢的說話了

        “我叫AT-15,很高興來到這個班級。”AT-15轉過頭“特別是萊茵老師,我仰慕你很久了”

        萊茵一臉黑線的看著她。這孩子,心真大....

        “你.....你先坐那吧”萊茵走上講臺,把芯片拿出來插上“上面來了命令,所有人每天必須進入戰斗狀態,以備不時之需”

        萊茵張張嘴,還要說什么的時候,這時,警報響了

        萊茵跑出教室

        “所有人和我來!準備戰斗!”

        大家都跑出教室,AT-15慢慢的跑著。100M1和E25在后面推

        “還有完沒完了........”

        去往彈藥庫的路程只跑了一半,敵人的第一輪遠程火力已經到達,但是這次的爆炸聲明顯比昨天的大。所有人趴在地上,地板一直在晃。IS隱約聽到了萊茵的聲音

        “這是........艦炮.......”

        晃動停止了,隨后是隆隆的炮聲

        路上,她們遇到了一樣在狂奔的一輛SPG,萊茵回頭叫到

        “虎炮!過來!”

        一道炮彈劃過,IS趕緊爬下。那顆炮彈沖虎炮去的,但是虎炮并沒有因此停下腳步。IS追上去才發現,這位和萊茵一樣是個面癱的虎炮竟然在吃棒棒糖!但是這好像絲毫沒有影響她的發揮。

        ........

        IS拿到炮彈后,迅速到位,這時,訓練場上已經亂成一團。樓頂上蹲著幾輛反坦克,IS想瞄準,卻不知道混亂中出現的人影是敵是友,但是

        那個用尾巴的肯定是天蝎!

        IS開炮了,炮彈在空中劃過一道美麗的直線,向天蝎飛去

        天蝎甩手就是一炮,兩顆炮彈在空中爆炸了

        “這.......”IS吃驚的看著天蝎

        天蝎看了IS這邊一眼,抬起主炮朝那個方向開了一炮。

        IS趕緊朝旁邊的柱子滾去,爆炸過后,那地方已經被炸出了一個缺口。

        IS看見,場地中有三個圈,一個以天蝎為中心,另外兩個分別以E50和豹一為中心

        所有想靠近E50的人都被撞了出去,而豹一,根本沒有人可以瞄準她

        這是,一旁的E100WT開火了

        只見天蝎隨手抓起一個倒地的尸體,擋住了所有炮彈

        一旁的100WT罵道

        “Fuck,真該死”

        天蝎用主炮指向IS所在的樓頂,一道火光閃過,離自己5m遠的福三炮被轟到了樓下

        IS呆呆的望著福三炮曾經站的地方。一句話把她驚醒

        “是金幣彈.......天蝎為什么會有”一輛獵虎站在IS旁邊喃喃道

        等到IS回過神來,天蝎她們已經跑了

        豹一和E50并肩站著

        “就這點能耐,還敢挑釁國防軍?”

        .........

        在學校最偏僻的角落,IS找到了拿著128mm炮管狙擊敵人的萊茵

        “老師.......您剛剛說的艦炮是怎么回事”

        萊茵頭也不抬,把兜帽往下拉了拉,眼睛對著瞄準器說:“我懷疑她們和海上的艦隊串通好了,這次的危機不止這么簡單”

        “那........怎么辦”

        “看政府的,我們也沒辦法”

        萊茵起身,拍了拍屁股

        “你還不去找你姐,她好像在救治傷員吧,我要換位置了”

        ........

        在各種傷員的哀嚎中,IS找到了姐姐

        “IS,你沒事吧”IS-3抱住IS

        “沒事,只要姐姐沒事就行”IS從姐姐的懷抱中掙脫

        “姐,你忙你的吧,我就不打擾了”

        ........

        幾個小時后,敵人被重創,但是天蝎還是沒有被擊毀。夕陽落下,最后一顆炮彈在遠方炸響,學校又恢復了平靜。

        IS迷茫的走向樓頂,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戰斗,就這么不明不白的結束了.....

        幾輛輕型坦克靠在一起睡著了,走廊上只有IS一個人的腳步聲,拐角躺著著一個似睡非睡的百夫長,頭上的英式禮帽被拿下蓋在臉上,手依然放在她的主炮上。IS小心翼翼的經過這些戰士,走上樓梯

        樓頂可以看見北歐峽灣的落日,遠遠望去,可以看見馬利儒夫卡的平原和錫默爾斯多夫城堡的尖頂

        IS往海上看去,海上有幾艘運輸船,在落日下變成了幾個黑點。港口里的船發出一聲悠長深沉的汽笛聲,一切都是那么祥和

        但是

        這祥和之下卻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第六章 日常生活?

        IS望著被炮火摧殘的教學樓,搖了搖頭

        訓練場上國防軍正在打掃戰場,學校的圍墻被重新修好,加裝了幾個瞭望塔。訓練場的空地上支起了幾個棚子,當做臨時的教室

        政府已經派人去抓捕天蝎一伙人了,學校可以暫時安靜了

        “IS,你該去E-100那里報到了。虎式已經去了”

        IS點了點頭,萊茵回頭招呼著TD們

        “喂!我們班的TD,跟我來!”

        IS緩緩向棚子走去,身后跑來幾個玩鬧的學員,她們繞過IS,向棚子跑去

        等到IS走到棚子的時候,棚子里已經坐滿了人。E-100及其助教FV215B已經站在了前面。FV215B拉了把椅子坐下

        “為什么我會被安排和這個逗比一起上課.......”215B喃喃道

        IS坐在最后一排。E100環顧四周后開始了她的講座

        “好,看來大家都到齊了,那么,E-100的課堂就要開課啦”

        IS看著E100身上的彈痕,想必E100老師也是和萊茵老師一樣是身經百戰的吧。E100的全身,幾乎被裝甲所覆蓋,一旁看起來快要睡著的FV215B身上也是如此。

        “.......好的同學們,作為一輛HT要有帶頭沖鋒的意識。一些高速HT可以利用業余時間去學習一些MT的技巧。現在我來說一下HT的裝甲分布,手部和正面,是所有HT裝甲最厚的地方,M系的裝甲最厚的地方是頭部,所以她們可以選擇一個坡地賣頭。”

        IS向四周看看,她看見了T29和T34,兩人的頭部都被裝甲覆蓋,只露出了兩只眼睛。

        “那么,現在我來教大家正確的防御姿勢。首先,蹲姿射擊,把手部撐在膝蓋上,作為支撐,另一手握扳機,盡量把自己薄弱區域藏起來,當然,有些車輛站著給你打都未必能擊穿。比如我,哈哈哈哈哈!”

        椅子上的FV215B站起來,給了E-100一炮

        “安靜點!吵到老子睡覺了”

        煙霧散去,E-100從地上爬起來,身上的裝甲多了一條彈痕

        E-100想說什么,訓練場的另一邊傳出了一些不和諧的聲音

        FV215B收起手中的炮

        “我去看看”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

        訓練場的另一邊,是TD的講臺,四運用炮指著一輛法國坦克

        “好啊,1390,終于讓我找到你了”

        FV215B擠進人群,看見了1390

        “看住她,我去找巴頓!”

        1390被逼的一步步往后退,人群讓出了一條道。1390轉身想逃跑,萊茵擋在了她前面

        “找人炸了我們學校還想跑,你妹妹呢?”

        1390的臉上恢復了F系獨有的表情,那種嘲諷臉

        “我不知道,有可能和天蝎跑了吧”

        “你.........”萊茵握緊了手中的炮

        “讓開,讓開”巴頓帶著幾輛T-54走了進來

        “好啊,自投羅網了嗎?帶走,政府有人想見你”

        T-54走上前,準備抓住1390的手臂

        1390抓住一旁的一輛坦克

        “給我滾!不想讓他死的話就讓我走”1390對著一旁的T54喊道,那輛T54驚詫中松開了手

        巴頓楞了一下

        “回來!”

        1390面部猙獰的看著巴頓

        巴頓拉住FV215B

        “去找中國車”FV215B點了點頭,開啟履帶,飛奔去了MT課堂

        “我數三下,再不走我就開炮啦”

        “1!”

        “2!”

        “好好好,你走”巴頓后退,讓出了一條道

        1390一步一步的移動著,離開了人群

        身后突然竄出一群人,拿著炮管砸向了1390,1390昏倒在地,被劫持的那輛坦克安全的回到了人群中

        “果然,C系的反恐能力還是最強的。把她帶去調查局”巴頓笑了笑

        巴頓一行人離開了訓練場,扔下還沒完全反應過來的學員和導師

        萊茵收起手中的炮

        “這下,她跑不掉了”

        “行了行了,都散了吧,都學習去吧”215B驅趕著圍觀的人群

        .......

        “好,同學們,今天就到這里”E100起身離開了座位

        IS起身離開,看見了正在回來的FV215B,正和E100悄悄說著什么

        好像又發生了什么?

        ........

        校門口的公告欄上,張貼著一張海報

        “全國坦克競技大賽?”許多學員圍著海報七嘴八舌的議論到

        不錯,是時候練練手了,拿著大獎回家,也讓姐姐開心一下

        “E25,100M1,AT-15,到時候一起去參加啊”

        “好,只要有IS,我們就一定會去的!”

        IS笑著,殊不知,真正的試煉,現在才開始


      來吧!激活碼,全互聯網最大的游戲福利平臺,唯一微信號:u9newgame

      2
      天天鲁天天操天天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