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您現在的位置:游久網 >> 坦克世界 >> 玩家交流 >> 《坦克學院:內戰》 獻給四年游戲(續)

      《坦克學院:內戰》 獻給四年游戲(續)

      已跟帖 2017-02-13 作者:佚名 來源:網絡

        第七章 賽前準備

        萊茵辦公室

        “什么,你真的要去嗎?現在局勢這么亂,賽場的安保雖然是國防軍負責。但是不排除天蝎會進攻啊,畢竟每一年都有很多人去看.........”萊茵敲了敲桌子。

        “是的,老師。我相信天蝎應該不會這么快就采取下一次行動。大賽的話,我只想試一試,畢竟我們有點實戰經驗”

        萊茵把腿往前一伸,靠在椅子上,拉了拉帽子

        “怎么和你說呢........哎,北歐峽灣的學院已經好幾年沒人參加了。幾年前,一支隊伍代表北歐峽灣參加了,結果,被當時......也是現在最強力的學院,鋼鐵長城學院擊敗。其實,這場戰斗根本就不用打,打了也是輸。從那以后,就沒有人再去提這件事了......再說,以你的實力......就是去陪練的”萊茵望向窗外,一句一頓的說道

        辦公室里昏暗的光線,讓萊茵的眼睛看起來很平淡,反射著一種祥和的光芒

        “我是為你好.......”

        IS愣了愣

        “但是,我想參加,就算沒人支持,我的朋友們也會支持我的”

        萊茵沉思了一會

        “比賽是7v7,你找得到人嗎?”

        “我,E25,100M1,AT15,還有三個人,還不好找嗎”

        萊茵冷笑了下

        “比賽規定,隊伍里必須有一輛九級坦克作為指揮車,一旦她被擊毀,全部都完蛋。這輛九級車,你去哪找?”

        IS不說話,呆呆的望著萊茵。萊茵被她望的心里有點發毛

        “行了,你們也不熟悉比賽規則,它和戰斗完全就是兩碼事。每個人有血量和配件,一旦血量清空,就算被擊毀。還有配件,主炮,油箱,履帶,發動機等等,都是有血量的。比賽中,履帶被擊毀,需要10秒的恢復時間,在這個過程中,你無法移動,你就等著被SPG砸吧”

        IS突然抱住了萊茵的腿

        “老師,你就讓我去嘛~”

        辦公室的其他導師都往這邊看過來

        “啊啊啊啊,快放開!行了行了,讓你去,算上我一個”

        突然,辦公室的門被撞開,一輛LT站在門口

        “報.....報告,有人打起來了,是......是虎炮和S......S-51”

        “快帶我們去”

        萊茵和幾輛SPG導師跑了出去,IS跟在她們后面

        訓練場的正中央,一輛坦克拿著明晃晃的刺刀,另一輛拿著錘子

        “S-51,我勸你道歉,不要挑戰德意志的刺刀,你會后悔的”說罷,握緊了手中的刺刀

        “切,想試試斯大林之錘嗎,德國鬼子”

        “你!”

        虎炮率先沖了出去,手起刀落,S-51一個側身,虎炮砍空了

        “嘗嘗錘子吧!”

        虎炮把刀往上一迎,擋住了這次攻擊,但是手中的鋼刀卻出現了裂痕,自己也被氣流沖擊的后退了幾步

        “哼,不行了吧”煙霧中傳出S-51的嘲笑聲

        但是沒有回應

        “嗯?”S-51握緊了手中的錘子

        “殺你個猝不及防!”虎炮從S-51身后竄出。S-51沒反應過來,想回擊已經晚了

        刺刀沒有砍中S-51,而是在半空中停了下來

        S-51的頭上出現了-350的字樣

        “現在該道歉了吧,啊?哈哈哈哈哈!”

        S-51收起手中的錘子,嘆了口氣

        “哎,我道歉,不應該說你們D系火炮都是渣渣,還說你們是德國鬼子,帶有系別歧視”

        “我接受道歉,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虎炮拍了拍S-51的肩膀

        “不要傷心了,改過自新就好了,不打不相識”

        這時,她們才發現,場地周圍早已聚集了一群人

        “虎炮,過來!”GWE的大嗓門響徹整個訓練場

        虎炮收起刺刀,垂頭喪氣的走了過去。S-51擋在了她的前面

        “老師,這事和她沒關系,都是我的錯”

        “哦?是嗎,你和她一起過來我的辦公室”GWE拉住了一旁經過的一輛LT“去把261工程找過來”

        IS抬頭望望萊茵,萊茵喃喃自語道

        “找到人選了........”

        “啥,老師,你要虎炮啊”

        “對啊,虎炮的刺刀技術很好,她從261工程那里偷著學習了一點。還有,她們佩戴的裝備就是大賽的裝備........可惜了虎炮,堂堂九級車竟然是個學員.......”

        “那.......還有一個人選呢”

        “我自有目標,跟我來”

        IS和萊茵走進了導師們住的地方

        走到一扇看似普通的門前

        門旁邊的銘牌上寫著

        IV WT

        也就是四號武器運載車

        萊茵握住門把手,但并未按下

        房間里面傳出了一些不和諧的聲音

        “啊♀啊♀”

        萊茵蓋住IS的眼睛,一腳踹開了門

        “四運!”萊茵用帽子遮住了眼睛,但是多年的戰斗經驗還是讓她能辨別方向

        “啊啊啊啊!萊茵你進來怎么不敲門,還帶來個.......蘿莉”

        萊茵:“.......”

        IS:“人家才不是蘿莉呢!要蘿莉去找E25吧!”

        萊茵:“安靜點”

        IS透過萊茵的手指縫看了看。臉刷的一下紅了

        “啊啊啊,老師,我看了不該看的東西!”

        “我都說了別看......雖然大家都是女的.......”

        IS從手指縫中看見忙亂的人影

        “行了,你們找我有什么事嗎”

        萊茵拉下帽子,放開放在IS眼睛上的手

        “我們來找你參加大賽的事,希望你能來”

        IS環顧四周,四周沒什么不正常的,只是四運的主炮上有點不明液體

        “好啊好啊,能看看別的學校的.......嘻嘻”

        萊茵一臉黑線的看過去,不過一會,恢復了嚴肅

        “你是指揮車,這幾天恢復一下吧,很久都沒有正式來一次比賽了”

        ........

        IS回到家,和姐姐說了這件事

        “哦?我妹妹要參加比賽了呢,你要為學校爭光哦。明天是周末,約同學出去練習一下吧”IS-3摸了摸IS的頭

        “嗯嗯”IS的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回房間睡覺去了

        IS-3望向窗外茫茫的大海,無奈的嘆了口氣

        ......

        校長辦公室

        巴頓坐在椅子上,面前站著萊茵

        “這種配置.......恩.......只要指揮得當的話,還是有可能贏的,我會發給大賽組委會。過幾天也許就會有結果,這是我們第二次參加比賽,三年了.......我期待會有改變”巴頓合起報告

        “放心吧,校長,上次的死亡小組,我相信大賽組委會會平衡實力的”

        “哼,怎么可能,她們不收賄賂就不錯了”巴頓嘲諷的說道

        “.......”

        “總之,努力吧”

        “是!校長”

        萊茵離開了辦公室

        巴頓把文件放在辦公桌上,閉上了眼睛。

        ........

        “老大,‘地獄’要怎么搞”一個披著黑色斗篷的問另一個披著同樣斗篷的坦克

        “先放棄‘地獄’,咱們搞‘神圣天堂’,那里都是小車,好搞點........還有,這些東西,你們拿去”她從桌子底下拿出一個黑色的手提箱,里面裝滿了芯片

        “都是金幣彈,我從‘曉’那里進的,現在,只有她能走私金幣彈了。還有,派幾個人去大賽搗亂,如果有北歐峽灣學院參加,都銷毀掉”

        “是!”那輛坦克打開門,走了出去

        她摘下斗篷,露出一條金屬尾巴

        “哼,巴頓,我必須干掉你,還有你的學院!哈哈哈哈哈

        補充篇② 復仇之火

        五年前 慕尼黑防線

        敵人正在瘋狂的反撲,鐵道旁敵人和戰友的尸體越來越多。一輛坦克在工廠旁邊蜷縮著,她的炮彈已經所剩無幾了。她無力地抬起手臂,對著通訊器說道

        “支援還有多久到?”

        回答她只有被干擾通訊之后的電流聲

        幾輛“魔鬼”已經摸索到她的側面,她奮力爬起,向那幾輛“魔鬼”射擊,敵人紛紛倒下,但是更多的敵人從鐵軌的另一邊爬過來。

        她打開履帶,向著一座房子狂奔。

        她踩著腐朽的樓梯,下到了地下室。

        地下室的每個墻邊,都有幾個傷員橫七豎八的躺在那里。一輛FCM抬起頭來問道:“增援到了?”

        “沒有,干擾還沒有消除”她扔掉空的芯片,換上一個新的。

        突然,樓梯上發出了聲響,幾輛面部被裝甲包的嚴嚴實實的美國坦克出現在門口。

        “找到你們了,傷員留下,能動的帶走”

        “你們要干什么,傷員就不是人了嗎?”她雙臂展開,攔在了幾輛美國坦克前面。

        “你懂什么”美國車后面走來一個帶著五星頭盔的坦克

        “我們現在在機械化行軍,傷員只會減慢我們的速度,影響整個局勢!”那輛美國車嚴肅的說道

        她捏緊了拳頭,朝那輛美國坦克的臉上就是一拳。

        “你懂什么,她們都是我的戰友,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你這樣做,還有人性嗎?”

        FCM靠在墻角,默默看著這一切

        “她是對的,為了勝利”FCM喃喃道

        她轉過頭,看著FCM,眼神中充滿了疑惑和不解

        “把她拉走!”那輛美國車從地上爬起來,捂著半邊臉

        她看著自己的尾巴在地上留下的劃痕,和那輛坦克眼中憤怒的目光。

        “把傷員都處理掉”她對著身旁的人說到

        幾聲炮響,毀滅了她的愿

        她發誓,要是自己還活著,復仇永不結束

        第八章 第一場比賽

        周末,IS幾個人聚在了海灣旁,她們在等待日出。

        沙灘上有一行人的腳印,海浪悄悄地劃過沙灘,抹去了痕跡

        AT-15走在最后,突然,她停了下來,望著遠方,說:

        “IS,我想退出”AT-15開口說出了這句突兀的話

        IS楞了一下,以為這只是個玩笑,前幾天AT-15還笑嘻嘻的說著要參加。

        “我留在這里只會拖大家的后腿,所以,我決定把這個位置讓給別人.......我沒有學到什么東西,我的導師,就已經犧牲了......”

        IS走過去,摸了摸AT-15的頭

        “傻孩子,怎么會這樣想呢。你是我們這個團隊唯一有重甲的車,跑得慢也不一定是拖后腿啊”

        此時,剛剛在海平面上升起的太陽把兩人的影子拉得老長

        “可是.....可是,我們家族的人把我視為異類,HT不像HT,TD不像TD......長老把我們一條線的人都驅逐了出去。巴頓校長看我們可憐,才決定收留我們,讓我們學習技術后去軍隊謀得一席之地”

        AT-15已經泣不成聲,IS緊緊地抱著她

        “行了,沒了家族,還有朋友。咱們都是一輩子朋友,戰友”

        AT-15在IS的懷里微微顫抖著,沒有再說話

        .........

        一行人到了約定的地點,那是通往海上的一段棧橋,平時只有幾個人來這里釣魚。大家選了一個位置坐下,靜靜地聽著海浪拍打棧橋的聲音

        相顧無言時,只聞波濤聲

        ——《海色》歌詞

        遠處漸漸顯現兩個人的身影

        “孩子們!你們的四運姐姐來也!”四運沖下沙灘,結果被一顆石頭絆了一下,直接撲倒在沙灘上

        “唔.......”

        萊茵從她身旁走過,回頭看了看

        “下次注意點......”

        四個人笑了笑

        萊茵從腰上的包里拿出一張紙

        “規則有變,隊伍中的任何一輛車都可以作為指揮車。隊伍中的最低級不能低于七級,以防有人請‘神圣天堂’的人來賣萌”萊茵笑了笑

        “那,新的指揮車,是........”

        萊茵用手指向IS

        “就是你啊,你的領導能力不錯”

        “我?”IS嚇了一跳“我好想不行吧,嘿嘿......”

        “沒什么好商量的,下周一就比賽了,咱們還要決定戰隊的名字.......”

        “哎!”從遠處傳來一聲悠長的聲音

        大家循著聲音望去

        “虎炮!你又遲到!”四運不耐煩的說

        虎炮跑過來的時候已經氣喘吁吁

        “我.....我的鋼刀壞了.......拿去修了....所以....所以才來這么晚”

        萊茵把手中的紙收起來

        “決定名字吧,我倒是有個好名字”

        “老師您說”

        “收割者,這是我們學院第一次參加比賽的戰隊名字。可惜在16進8的比賽就已經淘汰了”

        “收割者........”IS的眉頭稍微皺了皺

        “有什么意見嗎?”萊茵看向IS

        “沒有,老師。收割者,挺好的......”

        “既然都沒有什么問題,就準備比賽吧,地圖是客場,馬利洛夫卡。我們對陣馬利洛夫卡學院”

        .........

        馬利儒夫卡的山頂上,一行人坐在風車底下。萊茵嘴里叼著稻草,望向山下的平原

        “啊,平原圖,這可怎么打”四運說道

        “不怕,到時候盡全力攻下這座山頭。首先開場之后,全體假裝從1線的水邊進攻。E25做眼車,所有人先集中火力把敵人眼車打掉,但是要小心敵人從對面基地向你射擊。攻下山頭后,不要停下,直接一波流打擊他們基地。AT-15負責推線,四運和萊茵老師負責火力輸出,我,100M1和虎炮做支援。記住,虎炮要隨時跟在大部隊后面,防止敵人摸過來”IS望向遠處的水面,平靜的說道

        “那么,加油吧”四運深處一根大拇指

        “恩!”大家笑了笑

        .........

        周一,馬里洛夫卡。這里儼然是一個盛大的慶典,

        “大家好!歡迎來到坦克世界一年一度的全國大賽!我是主持人T-22!”

        場下一片歡呼

        “現在各位選手正在緊張的準備裝備。我來介紹一下雙方陣容!”

        綠方(北歐峽灣學院)

        IS

        SU-100M1

        E-25

        IV WT

        Rhm·B·WT

        AT-15

        “虎式”自行火炮

        “哎?!這是幾年來北歐峽灣學院第一次派出戰隊參加,他們的戰隊名稱叫‘收割者’!”

        原本火熱的會場突然像被澆了一盆冷水,安靜下來,一群看起來像是老兵的坦克在臺下竊竊私語。

        T-22也怔了怔,不過主持人的專業素養讓她馬上反應過來全場的氣氛必須活躍起來。

        “很不錯的戰隊名稱!接下來讓我們來介紹一下這次比賽的東道主!馬里洛夫卡代表隊!”

        全場的氣氛開始慢慢恢復

        紅方(馬里洛夫卡學院)

        AMX 50 120

        KV-3

        A43

        AMX 13 90

        彗星

        704工程

        KV-4

        “當然,她們是不能知道對方的配置的!現在離比賽開始還有5分鐘,他們會給我們呈現出什么樣的比賽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T-22放下話筒,聽著場外的歡呼聲。她知道“收割者”的含義是什么,也為萊茵參加比賽捏了一把汗。

        萊茵默默在休息室坐著,看著隔音玻璃外面的觀眾區,默默嘆了口氣。

        天氣并不熱,季節開始轉入秋天,馬利洛夫卡的樹也黃了一片,大地被鋪上一層金黃色的毯子。T-22望著簌簌落下的葉片,不知什么時候,她已經淚流滿面。紛飛的落葉,就像T-22大腦里的記憶,無法回去那段時光。她擦干眼淚,不愿去回想那段時光。接下來還有比賽等著她呢。

        紅方休息室

        馬里洛夫卡正在開作戰會議

        “區區小學校,費的著大動干戈嗎”KV-4不耐煩的說道“還是一個去年第一輪就被刷下去的學校”

        “等會你和她們打起來就知道了,里面有兩個人,稱得上是當時的‘戰場玫瑰’”AMX 50 120陰沉的說道,

        “老師,您是說.......”KV-4長大了嘴巴

        AMX 50 120沉重的點了點她的頭

        “那兩個人可是當年在各大集團軍的名人啊”AMX頓了頓“還有她們隊伍的名字,那是........”

        ........

        絢麗的電子煙花在平原上綻放,各位選手已經在各自的基地就位了

        “記住,炮彈有限,省著點用,按IS的戰術走位”萊茵小聲說道

        大家點了點頭

        隨著大屏幕上的數字從30s慢慢倒數清零又重新跳回15min和一聲響徹云霄的哨聲,比賽開始了

        E25端著炮,快速跑向湖邊,其他人則緩緩向水邊移動

        “虎炮,預瞄平原中央,1390沖出來了”耳邊的通訊器傳出萊茵的聲音

        “我還沒裝填好呢”虎炮說的話含糊不清,想必又是在吃棒棒糖。

        “大家注意,1390過來了”萊茵把眼睛放在瞄準器的后面,蹲姿。一旁的四運姐姐也做出了同樣的姿勢

        E25趴在草叢里,眼前突然跑過一個人

        1390出現在大家的視野里

        “開火!”

        隨著兩發蓋過所有人開炮的聲音,1390宣布被擊毀。

        對面的活力隨后到達,120mm的四連發打在萊茵和四運藏身的石頭上,IS等人一直在慢慢后退。

        炮聲消失后

        “E25,撤回,小心別被擊中,所有人上山”IS命令道

        AT-15走在最前面,然后是萊茵和四運,E25直接跑到山頂,雷達上開始顯示出兩個紅點,是對面正在爬山的KV-3和A43

        “老師,我們亮了!”AT-15叫到

        “那是你亮了,正對前方,慢慢后退,別慌”

        一發炮彈擊中了AT-15,但是沒能擊穿

        “是彗星的炮聲”

        隨著她們慢慢后退,E25慢慢往前爬去

        “虎炮正在縮圈,請求持續點亮”

        “收到”

        E25沖向風車后面,再次點亮了對面的兩輛車。KV-3擊中了E25的履帶

        一顆炮彈從她身后劃過,對面的A43被擊毀

        “虎炮正在轉移陣地,裝填中”

        主力到了山頂,E25開始沖下山坡,點亮了水邊的KV-4和彗星

        隨著幾聲巨響,KV-4成了血皮,IS斷了她的履帶,彗星跑了。

        “該死,我的腿動不了了!”KV-4喊道

        虎炮開炮,收走了她

        “老師,咱們不明不白的丟掉了兩個人,只點亮了敵方的E25,IS和AT15,還有一門火炮參戰”

        “嗯......所有人回防,彗星走平原去掏她們的火炮,沒有命令不得隨意暴露自己的位置”

        大部隊沖下山,卻沒有發現任何一個人

        “應該都在基地,E25過去肉偵”

        “肉.......肉偵?”

        “對,就是犧牲自己,為全隊制造輸出的機會,記住,要是你沒亮,千萬別開炮”

        E25沖出了草叢,向敵方基地跑過去

        AMX 50 120和KV-3,還有正在努力瞄準E25的704工程被點亮

        “打!往前走!AT15頂上!”

        暴露側面的704被斷腿,著了火,被萊茵收走

        慢吞吞的KV-3被火炮一發入魂

        AMX 50 120把E25帶走了

        “一換二,不錯,進攻!趁她在裝彈”

        正在長裝填的50120被圍觀,然后擊毀

        “嗨呀,好氣啊”

        此時,彗星跑到了山頭,發現了正在轉移的虎炮

        虎炮抽出刺刀,她知道,自己只能頂彗星三炮,也就是9秒鐘........

        彗星第一發打飛,第二發跳彈,接連兩發都擊中了虎炮,但是她卻被虎炮逼到了墻角,撞上了建筑物。

        “彗星被擊毀,我們贏了!”

        “謝謝各位的配合,但是以后的路沒這樣好走了”萊茵喃喃到

        北歐峽灣學院,時隔3年,重新進入6強,為學院贏得了名聲

        接下來的對手是齊格菲防線學院,一群來自邊界的強者,是上次大賽的亞軍

        .......

        天蝎的基地

        “該死!”

        “老大.........我們進不了會場.....安,安保太嚴了”

        “要你何用?”天蝎瞇起眼睛

        用她的尾巴,刺穿了那個人的胸膛

        “下次,我親自帶隊....”天蝎端起杯子,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不過在這之前,我要送學院一個小小的禮物”

        番外① 收割者

        歷史上,那段戰爭,被稱為第二次入侵戰爭。

        第二次戰爭從開始到結束,經歷了整整10年的時。入侵第8年,全國的戰事進入反攻階段,“惡魔”開始慢慢失去在坦克世界的地盤

        北方邊界,齊格菲防線

        以前湛藍的天空被煙塵覆蓋,這是通往坦克世界腹地的唯一要道,這里被“惡魔”控制了長達5年之久,是“惡魔”的重要補給線,如今,這片已經被戰火燒焦了的土地,要重新插上坦克世界的旗幟......

        第一和第二重型裝甲集團軍展開鉗形攻勢,目標是切斷敵人的補給線和后撤的道路。不料,中途遭遇了敵軍的埋伏,給敵人留出了15公里的瓶頸通道,可是,第一,第二集團軍的兵力和補給都已經嚴重不足,無法支撐到與其他方面軍的匯合。而且敵人已經展開大規模反攻。第一,第二集團軍全軍覆滅的時候已經近在眼前。

        指揮部從東線抽調出第十五獨立團支援齊格菲防線

        第十五獨立團,營長:IS-4;副營長:T-44;參謀長:AMX 50B

        全員兵力:約10000人

        特別戰力:“收割者”小隊

        支援部隊慢慢進入齊格飛防線戰場,戰場上倒著橫七豎八的尸體。前線,5萬人的軍隊正在抵擋著8萬敵人的瘋狂反攻。第十五獨立團需要像一把尖刀,插入敵人的腹地,為后方的大部隊開道。但是,派出的偵查連遲遲沒能回來,通訊已經被阻斷。她們在失去雙眼的情況下開始了進攻。

        ..........

        “3排!給我上!拿到制高點!打掉她們的火炮陣地!5排6排火力支援!”

        一排人沒了命的沖了出去,炮彈在她們身后爆炸,山頭已經被削去了一半,戰壕里滿是尸體,一輛輕型坦克拿出望遠鏡,標記出了地方火炮陣地的位置

        “火炮正在瞄準.......”

        敵方的火炮接二連三的爆炸

        “漂亮!”

        “全員進攻!打進城里去!”

        這時,側翼的偵查員飛奔過來

        “側翼有敵人!”話還沒說完,她身后就中彈了,尸體軟綿綿的翻滾著,滾到了營長的腳底下

        營長冷冷的說道

        “特別部隊給我頂上,必要時可以撤到城里去”

        8個人沖出大部隊,往側翼跑去

        “502!去前面偵查!四運和我,找個埋伏的地點準備狙擊敵人!”萊茵飛奔著,向側翼跑去

        兩人跑進了一片草叢中,伸出炮管

        “IS-3和IS-7,做好卡點的準備,我們的任務是拖住她們前進的腳步,183支援她們”

        她們身后,兩門火炮已經架起

        “T92已就位”

        “查四炮已就位”

        “10點鐘方向發現敵人,3點鐘方向發現敵人”通訊器傳出502的聲音

        “惡魔”分成兩部分,向著小隊這邊跑了過來。

        先是火炮開火,炸翻了幾個沖在前面的敵人,然后是183的一聲巨響,在人群中炸開了花。

        四發炮彈接連落在敵人群中。

        502滾下山坡,眼神中帶著驚恐。

        “回撤!她們的眼車發現我們了!”

        然后是敵方的一輪炮火覆蓋

        萊茵抖了抖身上的塵土

        “后撤!”

        183開火之后,站在了兩門火炮的前面

        “你們和她們一起撤吧,我斷后。沒人斷后的話遲早在回去的路上被打個半死”

        兩門火炮對視了一眼,抽出刺刀,從183的身前繞了過去

        183望著萊茵,向著萊茵她們敬了一個軍禮,轉身跑下了山坡

        那是萊茵最后一次見她,也是第一次看見她敬軍禮

        “183!!!”

        “沒時間悼念戰友了!大部隊要緊啊!”四運拉著萊茵跑著

        “勿忘‘收割者’”萊茵捏緊了拳頭

        一行人跑進了小城,小城中時不時有零散的炮擊,建筑物在不斷地倒塌。502去前面偵查了,沒一會,她回來了

        “沒有人,沒有任何自己人,我看見的,只有尸體......看起來大部隊拋棄了我們”

        這時,炮聲也停止了

        “上頭來了電報”502按住了耳朵

        “第596號命令,不得......撤退,戰斗........至死。你們的.....支援..會在....一小時后到達....請....努力,over”

        隨后是502一聲有氣無力的

        “收到,over”

        萊茵看了看,四周的同伴,IS-7的左腳廢了,92,查四炮和183犧牲了

        “該死!”萊茵一拳砸向了墻壁,隨后轉頭看向502

        “你是指揮車,你決定。是違抗,還是執行。你是最后一輛頂級LT,至少,你要活著回去......”

        502捏緊了拳頭,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一樣落下

        “執行......”

        萊茵點了點頭

        ......

        等到支援部隊發現她們的時候,IS-7站在房門前,面前滿是“惡魔”的尸體,她也犧牲了。走到房間里面,四運已經昏迷,萊茵正抱著502的尸體哭泣,IS-3打光了炮彈,面無表情的坐在萊茵身旁

        為了保全萊茵,502替萊茵當下了那致命的一炮。房間里的地面上,有一個被擊中的尸體....

        而當時第一個走進房間的T-22,像被釘在了那里一樣,不知道應該說什么

        .......

        齊格菲防線小小的廣場上,舉行了一個小小的葬禮

        五個人身上覆蓋著國旗,大家默哀之后,她們被送上了返回錫城的卡車。在那里,她們要被送上一列開往遠方的火車.....

        這次戰斗之后,萊茵和IS-3就出了事,四運被早早的送回后方

        “收割者”的傳說在戰爭結束后廣為流傳,但是人們大多都只聞其事不聞其人。

        萊茵和四運,在集團軍中被稱為“戰場玫瑰”,她們的配合性基本沒有缺陷

        T-50-2當時最后一臺來自遠方的蘇聯六級LT,曾被敵人包圍卻毫發無損的突圍

        IS-3和IS-7,也是和萊茵四運一樣的絕佳組合

        T92和查四炮,一個擁有恐怖的火力,一個擁有彈夾

        FV215B(183),平射火炮,真正的重甲巨炮

        第九章 決斗

        IS載譽而歸,全校的學生都在慶祝。巴頓很開心,北歐峽灣學院又再一次名列全國大賽的排行榜上

        “各位不要客氣!今晚就是狂歡!”

        “哦!!!!”

        空無一人的走廊上,傳出急促的腳步聲

        不,那是裝甲重重踏在地板上的聲音

        虎式從角落里走出來

        “1375,你來了,我要的東西呢”

        “喏,剛剛從倉庫偷來的教練彈。IS有的受了”1375笑了笑,她剛剛去看了看關在監獄的姐姐

        她隨手把一片東西塞進虎式的手里

        虎式暗暗一笑

        “哼,她憑什么能拿名次,還不是因為虎炮的幫忙,沒有我們D系的幫忙,她就是個廢物”

        1375笑了笑,轉身走了

        “你自己處理,錢記得打到我的賬上,希望你能成功,我不能踏進這學校半步,被發現就完了。”

        虎式望著自己手里的芯片,臉上掠過一絲邪惡的黑影

        “我不打算殺了你,但我要你嘗到教訓,S系與D系不能并存…..”

        學校禮堂

        IS正和幾位同學愉快的聊著天,手里拿著飲料的IS站在落地窗前面,正和同學談笑風生

        突然,身后的窗戶碎了

        玻璃割傷了IS的臉,然后噼里啪啦的落到地板上

        IS驚恐的回頭一看

        是虎式!

        “IS,恭喜你拿了名次啊,不過,沒了我們D系的幫助,你又怎么可能進入比賽呢,你們S系,是我們D系一生的敵人”

        隨著兩聲玻璃杯碎掉的聲音,人群中沖出兩人

        是萊茵和虎炮

        “虎!”

        “不要叫我虎!萊茵!你個德系家族的敗類!鼠爺說過什么你忘了嗎?雖然當時我還小,但是鼠爺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記住了!”

        萊茵捏緊了拳頭,但是又松下拳頭,把頭低垂,一句話也不說

        “鼠爺臨死前對你說,堅持和S系斗爭,不管以后發生什么!這句話我都記住了,難道你沒有記住嗎!”

        四周的D系坦克開始竊竊私語

        “夠了!你什么都不懂!”萊茵咆哮道,那是從一個瘦弱的身軀中發出的最大聲音

        “鼠式的遺言和我有什么關系!她不是當著整個D系家族的面說的嗎!”

        虎式笑了笑

        “鼠式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你就這么對她?是鼠爺用了特赦令,你才被強制招安的,否則,你的尸體將在坦克墓地下面長眠!”

        萊茵捏緊了拳頭,兩滴閃著光的物體落在地板上,化作許多顆閃著光的冰晶

        “上一代的執政者的思想,現在不是已經被廢棄了嗎?我的命,我自己掌控,你,什么都不懂.......”

        萊茵憤怒的推開身邊的人,一個人走了出去,IS-3急忙跟上

        “IS,我的目標可是你噢,希望你不要老是找我們D系的人辦事”虎式沖IS笑了笑

        “IS!接著!”從人群中飛出一片芯片“加油!不要輸給那個家伙!”

        IS回頭看了看,結果被虎式一炮擊飛

        “啊…..好痛”IS晃了晃頭,把芯片裝在主炮上

        IS向前面沖去,靈活的躲開了虎式的第二發炮彈

        然后就是一聲炮響,但是煙霧散去,虎式原封不動的站在那里

        “跳彈,嘖嘖”虎式甩手就是一炮,IS被炮彈的爆炸重重的拍在墻上

        “啊…..啊…..好…..好痛”IS的嘴角開始滲出血

        雙手在空中無力的亂揮

        “虎式…..去死吧….”

        IS昏倒在地上

        “哈哈哈哈!這就是你們名人的實力!笑話!”虎式的面貌在IS的眼中逐漸扭曲變形

        虎炮拿出刺刀,用刀柄朝著虎式的后腦勺來了一下

        “哈!額……..”虎式重重的倒在地上,

        “D系不需要你這種敗類,鼠爺不會饒了你的”虎炮收回刺刀,一腳踩在虎式的肚子上

        巴頓從人群中出現,望了一眼虎式

        “這個,抬到禁閉室,那個,抬到醫務室”

        巴頓看了看自己腰上的手槍,巴頓把它掏出槍套

        “這個,是內戰的時候E4大姐給我的,她說,希望這把D國的手槍,可以警醒現在的人,她們的生活來之不易……我看,是時候把它拿出來使用了…..”

        她拿著手槍,跟在眾人的后面,走進了禁閉室

        學院后山

        萊茵坐在懸崖上,身后站著IS-3

        “你想好了嗎?”IS-3望著遠方

        “唔”萊茵拉了拉兜帽

        “鼠爺去世的時候說的是什么我已經忘了,我現在為學院工作,遺言什么的見鬼吧”

        IS-3笑了笑

        “還是以前的萊茵好”

        “哼,走著瞧,虎式”萊茵望著學院,笑了笑

        第十章 齊格菲

        100M1輕輕地關上醫院病房的門,AT-15關切的問垂頭喪氣的100M1

        “IS她怎么樣了”

        100M1把雙手搭在AT-15的肩上,嘆了口氣

        “唉,還是昏迷狀態,醫生說還要觀察幾天,腹部有許多器官受到了挫傷”

        AT-15一臉驚恐

        “什么…..那就是說…..”AT-15望著100M1

        “沒錯,她現在已經沒有戰斗能力了”100M1嘆了口氣

        “萊茵老師決定,你就是臨時的指揮車”

        ........

        一小時前,萊茵叫住了正在走進醫院的100M1

        “我跟你說啊,下一次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IS當不了指揮車了,我希望你能說服AT-15叫她當”

        “啥?老師你確定嗎?”100M1一臉驚恐

        “怕啥,她跟IS學到了不少東西”

        “好吧老師,我找個機會和她說”

        …..

        比賽前的那天晚上,AT-15一晚沒睡

        萊茵老師交給我的重任,不能就這么消極啊,全隊等著我呢

        月光照進AT15的房間,地面披上一層銀裝,AT15目光迷離的望著地板

        可是,我的能力,怎么可能當指揮車,我的速度和反應能力都不如別人啊

        AT15用雙手捂住臉,哭泣了起來

        “嚶嚶…..”

        ……

        “各位!激動人心的比賽就要開始了!今天我們來到了美麗的齊格菲防線!比賽就在這里舉行!”

        T-22咽了咽口水,她剛剛聽說IS的事情

        “這次的比賽模式是攻防戰,北歐峽灣學院為防守方!齊格菲學院為進攻方!”

        北歐峽灣(防守)

        AT-15

        萊茵

        四運

        100M1

        E25

        虎式自行火炮

        T54輕型

        齊格菲(進攻)

        T-54

        T-34-3

        獵虎

        土龜

        M41斗牛犬

        ST-1

        獵豹

        “AT15,拿出你的沉穩,我們是防守方,時間到了一樣贏,不該糾纏的不要糾纏”萊茵靠在準備室的墻壁上說道

        “哦”AT15有氣無力的說道

        萊茵用余光瞟了她一眼

        “準備吧,別那么沒自信”

        隨著倒計時一秒秒的倒數,AT15的心就越來越緊張

        “不要害怕,AT15姐姐”T-54LT沖她笑了笑“我們會經全力幫助你的”

        “比賽開始!”

        “找好建筑物,隱蔽!咱們來個甕中捉鱉,54去前面引她們過來”AT15不慌不忙的說道

        54輕沖了出去,其他人則在基地附近埋伏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偵查的54輕還沒回來

        “斗牛犬和54輕同歸于盡!”場外傳出T-22的聲音

        萊茵摸了摸臉

        “該死,我們剩下的都是TD,還有一門SPG,只能等她們過來了”

        從正門前沖出一輛坦克,被100M1甩手一炮擊毀履帶,然后被虎炮一發入魂

        “游戲…..競賽結束!”T-22激動的喊道“敵方指揮車被擊毀!”

        “什么?這就…..結束拉”AT15驚訝的說道

        在全場沸騰與驚訝的時候,場外傳出了炮聲

        “有襲擊!!!!”

        從入口處沖進幾個帶黑色斗篷的人,一便移動一邊開炮

        “全體列裝實彈!進行反擊!”

        “這里的戰斗結束了,那里的戰斗開始了!”萊茵找到了狙擊點,隨著一聲炮響,一個人被擊飛了

        稀稀拉拉的反擊火力開始織成密集的火力網

        “老大!姐妹們頂不住了!撤吧!”

        “哼,下次不會讓你們得逞了,撤!”天蝎捏緊了拳頭

        ……

        醫院,IS已經清醒了,門被悄悄地打開

        “IS,原來你醒著啊,比賽結束了”

        “結果怎么樣”IS艱難的撐著床坐了起來

        “唉唉唉,你先躺下,比賽當然是贏了,多虧我們運氣好,打掉了敵方指揮車,比賽直接結束了”

        “哦哦,恭喜你們啊,真想和你們一起戰斗,可惜要等下次了”

        IS沖100M1笑了笑

        “下次是埃里-哈洛夫學院,來自沙漠的行者,她們以防守著稱,我想我們不會這么幸運了”

        IS點了點頭

        …..

        萊茵站在醫院門口,按住耳邊的通訊器說著什么

        “是…..是…..校長……我會讓組委會加強防御的…..嗯…..好的…..再見”

        萊茵坐在階梯上,望著夜空

        這件事,什么時候才可以解決呢?

        第十一章 我用鮮花把你埋葬

        由于天蝎的進攻,全國大賽的第三賽段暫時停止了,IS也痊愈出院,學院也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IS一如既往的第一個到達班級,早上離開家的時候,姐姐IS-3告訴她,虎式不會來學院了,她擊傷了禁閉室的守衛,跑了出去。目前全城都在搜捕虎式和1375,路邊隨處可見大批的T-54及協管T-44。

        IS進入學校的時候,大多數人都對她投以羨慕和敬畏的目光。IS心中有一股莫名的不祥的預感。

        IS前腳剛剛進班級,100M1和E25就進來了,然后是AT15和埃米爾,AT15在問關于虎式的一些事情,嘴里嘰里呱啦的說個不停。埃米爾則仔細的聽著,只回答某些問題。

        萊茵老師并沒有來,IS趴在桌子上,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面前,是海邊的落日。E25坐在她的身旁,一句話也不說。

        桌子的震動把IS驚醒。

        “醒醒,還睡”萊茵踢了踢IS的桌子

        “同學們,我們今天不上課了,學校有安排”萊茵從腰上的包里掏出一份報告

        “今天要去埃里-哈羅夫做野外訓練,順便帶你們熟悉一下地圖”萊茵折好報告,收回包里

        “啥?萊茵老師,這算違規吧”IS從椅子上跳起來

        萊茵面無表情的盯著她

        “你知道什么,出去排隊!”

        “.......”

        IS回頭看了看大家,100M1看向窗外,E25在100M1的腿上坐著,埃米爾和AT15還在說話

        “大家.....”

        “行了快走!”

        IS回憶起剛才的夢境,奇怪的夢啊

        ........

        埃里-哈羅夫是沙漠峽谷,遠遠地可以看見海,折射著耀眼的陽光

        “啊....好熱”IS用手擋住了眼睛,從手指縫中往外面看

        萊茵不說話,用手拉了拉頭上的兜帽,繼續往前走

        “恩.....老師?”

        “咱們走一圈就回去”

        風很大,刮起了一片沙子,萊茵警覺的望向四周

        “老師.....”

        “不要說話”

        IS順著老師的目光看去,一個黑影在風沙中若隱若現,等風停止,IS跟著萊茵跑過去看了看,連一個腳印都沒有

        “你注意點”萊茵回頭對IS說道“有人想殺了你”

        “什么?”IS的瞳孔急劇收縮

        “難道是.........”IS看向地面,什么也沒有,只有自己的腳印

        “沒錯,天蝎那一幫人想殺了你,你的存在是對她們最大的威脅,她們想借此刺激巴頓。畢竟那是她們的最終目標”

        “老師.......”

        “咱們回去吧”萊茵頭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呆呆的IS

        .......

        IS是崩潰的,她找不到人去訴說,她想不通天蝎為何要殺她,也許,明天,自己的尸體就會被運上列車。

        慘淡的月光照進IS的房間,照射在IS桌子上的一張相片上

        那是E25,IS,100M1的合照

        IS忘了相片一眼,淚水開始肆無忌憚的在臉上流下

        IS-3把門輕輕推開一條縫,看著傷心的妹妹,嘆了口氣,她知道,自己幫不上什么忙,讓IS自己想想吧

        IS-3輕輕地關上門,留下還在小聲哭泣的IS

        當天下午 IS從埃里-哈羅夫回來的時候

        一群人圍在校門口,說是1375回來了,要找IS的麻煩,所有的導師又下班了,無法通知警衛隊。

        IS愣了一會,回頭望去,萊茵老師不見了。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上

        “IS在這里!”沒等IS進入人群,外圍的學員就發現了她

        人群中鉆出一個矮小的人,身上披掛著藍色的裝甲,手持一門連發炮,這人便是1375

        “喲喲喲,這不是名人IS嘛........”1375一副得意的樣子

        “廢話少說!你找我干嘛!”IS吼道,她發覺自己身后占了兩個人,回頭一看

        是E25和100M1

        趁IS分神的一剎那,1375沖了上去

        “當然是奉命殺了你!威脅我們前進道路的雜魚都有清除!”1375得意的笑了笑

        人群開始逐漸散開,但是并沒有人想要來幫忙。

        IS拔出主炮,扣動扳機,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炮彈而1375已經沖到跟前,手里拿著一把閃閃發亮的小刀,IS一個閃避,躲開了鋒利的小刀

        “我和天蝎什么仇什么怨!她想殺了我!”IS站定,身后飛出一把刺刀,IS接住后抽掉刀鞘,恢復戰斗姿勢

        1375背對著IS說:“這個你不用管!你要做的就是下地獄!”1375說罷,轉身又快步向IS跑來

        IS握緊刺刀,雖然自己沒有用過,但是對付矮小的1375還是可以的

        一陣風吹過,學院里栽種的櫻花紛紛揚揚的落下,在夕陽的映襯下,粉紅色的櫻花變成了血紅....

        IS快步迎上,一個橫切,砍空了。IS一腳踹去,踢中了1375的腹部

        1375的小刀掉在地上,1375蜷縮在地板上,嘴角淌著血,畢竟可是被重甲車踢了一腳.....

        “看來,該用這個了”1375從身后掏出主炮,瞄準了IS

        “別想騙我,里面根本沒有彈藥”IS丟下刺刀就那么站著

        “有本事開炮”IS輕蔑的笑了笑

        回答她的是一聲“咔擦”聲

        IS知道,自己打賭打輸了

        櫻花還在紛紛揚揚的落下,躺在地面上的,不是IS,而是E25

        1375被萊茵的高爆彈擊中,飛出50米遠后砸在墻上,昏死過去

        但是,E25,就沒有那么幸運了

        正面直接被1375擊中,無神的雙眼宣告了她的消失

        那一刻,IS覺得應該死的是自己

        “E-25!!!!!”

        E25的嘴角淌著血,早已沒了呼吸

        萊茵連滾帶爬的跑來,身上的斗篷掉到了地上

        “E25,對不起...老師的炮彈飛慢了...對不起...對不起...”

        萊茵握著E25的手,那雙冰冷的雙手,泣不成聲

        E25的身上被櫻花覆蓋,好似她的葬禮,沒有棺木,沒有哀樂,只有漫天飛舞的櫻花

        IS不知道哭,因為她已經傻了,100M1大叫一聲,跑出了學校

        IS就那么呆呆的站著,就好像她是學校的雕塑似得。

        圍觀的人群發出了一聲輕微的嘆息。

        她一直站在校門口,直到E25的身上被蓋上白布,她在張了張嘴,好像要說什么,但是她眼神空洞的望向前方,突然雙膝跪地,好像在祈禱什么,沒過一會便癱倒在地

        等到IS醒來,E25已經被送上開往遠方的火車,她錯過了見E25的最后一面

        窗前的桌子上放著信封,里面是一片帶血的櫻花

        信封很潔凈,看不出來是誰放在那里的

        IS默默地把信封合上,翻下床,走出了家門

        路上靜悄悄的,窗戶已經合上,IS記得,她們三個玩伴,經常在這條路上跑來跑去,現在,從三個變成了兩個

        另一個,再也回不來了......

        崩三出了神農+普朗克

        第十一章 酒

        坦克大陸的冬季,來的總是很晚....

        IS每天生活在自責中,IS-3和萊茵看在眼里,急在心頭......那天的情景時不時的就會出現在IS的腦海里,每次一出現,IS就會進入瘋狂的地步。IS-3只能閉著眼,無奈的嘆息著.....

        那天下著秋雨,大街上站滿了群眾,無一例外的都沒打傘,雨水浸濕了她們的頭發,裝甲.....但是她們的目光都默默地目送著一個緩緩移動的,上面覆蓋著鮮艷的德國國旗的靈柩,四輛59在雨中踢著正步,緩緩前行。泥水弄臟了59式的腿部裝甲,但是她們沒有管;雨水模糊了她們的視線,但是她們沒有管;寒氣滲進她們的裝甲和皮膚,凍僵了她們的手和腿,但是她們沒有管。四輛59就這么緩緩前行,迎接著全城民眾的目光......

        E25就這么靜靜地躺在里面,毫發無損的躺在里面,就像睡著了一樣

        錫城火車站站前的廣場上開始鳴炮,四輛59踩著炮聲,立定,把靈柩緩緩地放在火車上,然后整齊劃一的走下火車。立定,敬禮。

        不知道從哪里飄來的鎮魂曲,縈繞在每個人的心頭

        火車長鳴一聲,開始緩緩啟動

        每個人的臉上都有雨水,也有淚水.....

        沒人知道火車將去向何方,這趟運輸過世或戰死的專列也不知道往返了多少年。火車頭里沒人,代替人的只是精密的設備和一臺永動機

        火車駛向遠方,消失不見

        鎮魂曲隨之停止,人群慢慢散去....幾個還沒緩過神的D系坦克還呆呆的站在鐵軌旁,失神的望向遠方

        從開始到現在。沒有一個人說話,全城都是靜悄悄的。

        100M1躲在巷子里,淚水混雜著雨水落到地上,消失不見

        這只是千千萬萬葬禮中的一瞬,不過,對每個人的意義不一樣罷了。

        那天以后,IS生了一場大病,病的最重的時候,IS看見了E25在向她招手......

        .......

        IS踩著雪,走在北歐峽灣的街道上,她拉了拉脖子上的黑色圍巾,停下腳步。面對著一間酒吧,這家酒吧,IS每天上學都可以看見。此時,酒吧里只有幾個人,一只山貓正在吧臺后面擦拭著酒杯。IS在門口站了一會,望向天空。開始下雪了。

        她推開門走了進去

        “一杯伏特加”IS坐在椅子上,吧臺里的山貓看了她一眼,拿出一個杯子,倒滿了伏特加,放在了吧臺上

        IS向四周望了望,酒吧里很暖和,音響里放著古典音樂,她的視線重新落回到杯子上

        IS拿起杯子,抿了一口

        辣

        IS咳嗽了幾聲

        “一杯啤酒,要慕尼黑的”一個人坐在了IS的旁邊,對著吧臺里的山貓說

        IS轉頭一看

        是萊茵

        “你姐姐沒告訴你學員不能喝酒嗎?”萊茵對著IS笑了笑

        “你來干什么!”IS的喊聲響徹酒吧

        “你姐姐就沒告訴你不能亂喊亂叫嗎!”從酒吧的角落里傳出一聲吼

        IS望去,是S系的酒鬼430工程

        她搖搖晃晃的走來,手里拿著一瓶伏特加。角落里打牌的鼠式,E100,E100WT向這邊看了一眼,繼續她們的牌局。

        “對E25的死,我表示傷心”430工程搖搖晃晃的鞠了一躬,拿起酒瓶喝了一口“但是對于同伴的死,還是每個人必須要經歷的”

        IS看著她搖搖晃晃的走到自己的面前,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頭

        “每個人都是戰士,自己好友的死都是每個人要面對的.......唔,好酒”430工程拿起酒瓶一飲而盡

        IS轉過頭,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辣的她直咳嗽

        “辣吧?”430工程看著她

        萊茵不說話,在那里喝悶酒

        “做事要一步步來,面對朋友的死,也是一樣,沒必要太傷心。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酒吧另一邊正在搓麻將的四輛113往這邊看了一眼(娛樂一下,看官莫奇怪#(滑稽))

        “我是參加過保衛戰的.....看著戰友一個個倒下卻無能為力的,不只你我。炮彈它不長眼睛,我們能做的,只有進攻,取得最終的勝利,讓她們得到安息”430又抄起IS的酒杯,一飲而盡

        “你們喝吧。賬記在我頭上”430對著山貓說,山貓點了點頭

        430推開門,消失在大雪里

        萊茵放下酒杯,看向在座位上搖搖晃晃的IS

        “我也很難過,我的炮彈飛到慢了.....AT-15也很難過,可惜,她對我說,自己的反應太慢。她現在沒臉見你。人死是不能復生的。想開點”萊茵的眼神中露出了IS從沒看見過的光芒。

        萊茵望著已經睡去的IS,無奈的搖了搖頭

        門口的鈴鐺一響,一輛坦克走進來

        “四運,你來了”萊茵端起酒瓶,倒滿酒

        “恩。IS怎么樣”四運坐在萊茵的旁邊

        “喝了點伏特加,就這么睡著了”萊茵把酒杯遞給四運

        “你和她在聊什么”四運望著杯子里的酒說

        “死亡”萊茵把椅子一轉,面向門口,背靠著吧臺

        四運笑了笑

        “我可不能死”

        萊茵轉過頭,迷茫著看著她

        “為什么?”

        四運沖萊茵笑了笑

        “哎,不說也罷,各有各的苦衷吧,時候不早了,我把IS送回家,你慢慢喝,賬是430工程的”

        萊茵抱起睡著的IS,消失在風雪里


      來吧!激活碼,全互聯網最大的游戲福利平臺,唯一微信號:u9newgame

      2
      天天鲁天天操天天射